央广网

【奋斗的中国人】刘永生:医者仁心是村医40年最值得坚守的

2018-06-11 08:57: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渭南6月11日消息(记者黄立新 刘涛 舒隆焕)墙上挂着16个规章制度宣传板,书报栏里摆放着各类医疗卫生宣传彩页,值班室、诊断室、治疗室等指示清晰,医生坐诊、取药、治疗、输液、合疗报销井然有序......陕西省潼关县秦东镇寺角营村荒移卫生室有模有样、人来人往。这儿就是村医刘永生守护乡亲们健康的地方,从医42年,刘永生奔波劳碌,把自己做成了十里八村随叫随到的120!刘永生的医者仁心无愧于改革开放时代。

村医刘永生(央广网记者 舒隆焕 摄)

  在乡村坚守42年的刘永生累计接诊超9万人次,出诊近1万人次,当选“最美潼关人”“三秦最美医生”“陕西省劳动模范”“三秦楷模”。当记者问及墙上挂的9个先进奖牌、10张获奖照片、13面锦旗时,刘永生淡淡一笑说:“这些已是‘昨日’的荣誉,我最大的荣誉是患者康复的微笑。”

  有钱没钱先治病

  寺角营村位于陕西东部渭北旱塬,北依黄河。村民到省城西安、渭南市、潼关县城就医,路远耗时,农忙时更无暇离村就医,刘永生的“小医院”为方圆百里的百姓解决了“看病难”。今年6月8日,从早上开门坐诊到中午,刘永生接待患者15人,处理了伤口缝合、颈椎病、疖肿、低血压、感冒、胃肠炎等病患。治疗这些病患,每次少则花费2.5元,多则30多元,仍有村民暂时拿不出来。刘永生说:“看到太多缺钱看不起病的人‘受苦’,心里很不是滋味。咱不能因为钱把病人耽搁了。”算下来,刘永生为患病群众垫资或免掉医疗费用超过25万元,他从未向任何人要过账,甚至悄悄毁掉了账本。

刘永生(右)给患者诊治(央广网记者 舒隆焕 摄)

  经历过饥荒浮肿病、缺钱没粮、更看不起病的刘永生见不得“可怜人”受苦。他为残障的村民免费看病、自掏腰包为他们购买农耕机械发展生产、为他们还债垫资、把自家耕地送给村民无偿耕作。

  受助的人,与他不沾亲不带故,帮了别人却穷了自己。刘永生回忆,多年前妻子王榜花拿着他的医疗日记本问:“你干村医是能吃能喝还是能买房子?”妻子偷偷把她的笔记本当废品卖了。即便如此,刘永生的诊所依然矗立。他的“百宝箱”里现在还珍藏着70多本日记,他说:“日记里的中西医疗法是多年的专业积累和临床经验,不少是让患者花小钱治大病的‘良方’。”正因为如此,刘永生是村里最富有的人——拥有全村群众的信赖与尊重。

刘永生的工作笔记(央广网发 贺桐 摄)

  少小骨折没钱看病立志为穷人解忧

  刘永生2岁时腿骨折,为了凑钱医腿,母亲抱着他在村里跑了3天,没借到一分钱。那是1960年闹饥荒,村里人都穷。村里的老支书发动党员凑了20元钱,母亲才去西安把他的腿治好。他感慨地说:“是这20元钱,让我重新活蹦乱跳,感受到了乡亲们的温暖,更是这20元钱,让我立志帮助那些受病痛折磨的受苦人。”那时起,刘永生立志做一名医生,让穷人、富人都能看得起病。

  1975年,刘永生高中时报名上了医疗班,每周2节课,学习中医;1976年,高中毕业,村委会送他去潼关县港口镇医院学习了3个月的中西医之后,成为村里唯一的村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刘永生又自学按摩、针灸、洗胃、导尿等医疗技术,常常亲身体验疗效。刘永生妻子王榜花说:“他自学针灸,就在自己身上扎针,青一块紫一块,他还拉着家人体验,观察疗效。”

  医者仁心不能改

  刘永生说,近些年,国家鼓励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工作,但愿意来、能长期留在村里的医科生几乎没有。儿子刘博卫校毕业后留在了卫生室,父子联手一干就是10多年。孙女在上高中,她希望学医,能够接爷爷和爸爸的班。

刘永生(左)与儿子刘博为患者包扎(央广网记者 舒隆焕 摄)

  常年高强度的工作,长期得不到有效休息,刘永生近年来手抖得厉害。家里人不得不帮他分担一些事,刘永生妻子负责取药,儿子刘博当护士兼顾公共医疗卫生,一家人忙里忙外,从没有节假日。刘博说,我父亲手抖,需要我给患者扎针。父亲不会开车,出诊、接送病人我要当司机。刘博说他就图个乡亲村民随叫随到、治病救人。

  42年来,刘永生接生500多个新生儿,献血无数次,不记得穿烂了多少双鞋,骑坏了多少辆自行车。5年前,为了群众就医方便,刘永生花了3万元买了一辆小轿车,由儿子开车送他出诊或接送病人。村里老人突发病症、小孩半夜感冒发烧,只要一个电话,刘永生随叫随到。

  没雨三尺土,有雨两脚泥。刘永生40多年奔波在秦东镇荒移村路上,心心念念是乡亲们的病痛疾苦,他自己两袖清风,家人无怨无悔,在小得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小乡村,刘永生为乡亲奔富小康默默奉献。道路的记忆。40多年来村里的医疗条件、基础设施变化很大。乡村医疗条件、环境在变,但记者随刘永生一次普通出诊的感觉是,刘永生医者仁心没有变。

刘永生在塬上出诊(央广网发 贺桐 摄)

  记者随刘永生出诊来到荒移村的一个脑瘫患者家里,听诊、交流、安抚,他与患者交流了近7分钟,旁人基本听不懂患者“咿呀”的话语,但刘永生声声有应答。临走时,患者吃力地说了句“我心亏,你辛苦。”刘永生答应:“不要紧,不着急,下次来我给你带好吃的。”他告诉记者,村里有一些常年卧床的患者,当村医就要经常上门诊治、护理及心理疏导。“有时候我去了,患者家人农忙不在,我还要帮患者做点饭或买点吃的,才放心走。”

  出诊回来的路上,刘永生说,“这些因病痛受苦的人,让人看了心里不舒服啊!咱是乡村医生,咱就得做好老百姓健康的守护人。”

刘永生上门为患者诊治(央广网记者 舒隆焕 摄)

  刘永生没有什么名气,也不是大院名医,他担得起十里八乡人的信赖,所以值得敬重。改革开放40年,千千万万个刘永生用铁脚板、热心肠守护乡亲的健康,寒来暑往、风霜雨雪,骑自行车、坐摩托车、搭拖拉机的村医一样是改革开放40年里一座座石碑,碑不高,但硬得很,不会倒。

编辑: 郑皓月

刘永生:医者仁心是村医40年最值得坚守的

从医42年,刘永生奔波劳碌,把自己做成了十里八村随叫随到的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