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2019-08-07 15:14:00来源:中国青年报
 89岁的顾诵芬
是我国高空高速歼击机的
主要技术负责人之一

他先后参与主持了
歼教-1、初教-6、歼-8
和歼-8Ⅱ等机型的设计研发
并担任歼-8和歼-8Ⅱ的总设计师
被称为“歼-8之父”

幼时目睹日军轰炸

立志航空报国

 

顾诵芬与飞机的缘分,开始于他的少年时代。顾诵芬的父亲顾廷龙是著名的国学大师,母亲潘承圭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知识女性。1935年,顾诵芬5岁,父亲顾廷龙应邀去燕京大学任职,全家迁居当时的北平。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顾诵芬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天的情景。

那天早上把我给炸醒了,日本飞机排得很齐往西边去,紧接着就是炸弹响。印象很深刻,没有航空的话,咱们国家将来还得受人欺负。

“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高中毕业后,立志航空报国的顾诵芬报考了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三所大学的航空系,全都录取了。

 

当时,顾诵芬17岁的哥哥因为得了伤寒去世,母亲舍不得他远离,顾诵芬最终选择留在上海,入读上海交通大学的航空工程系。

因为母亲而留下,但顾诵芬却未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1951年,顾诵芬大学毕业。因为抗美援朝,我国急需建立自己的航空工业。上级组织决定,这一年的航空系毕业生要全部分配到中央新组建的航空工业系统。面对母亲的不舍,怀揣着航空梦想的顾诵芬,踏上了北去的火车。

 

不久之后,顾诵芬得到一个让他愧疚一生的消息,母亲得了精神抑郁症。1967年,顾诵芬的母亲不幸离世。当他回到家时,母亲已经火化。

 

每次提到母亲,他都忍不住叹息,“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手描图纸
研制出歼教-1

顾诵芬首次参与设计的机型,是我国第一架自主设计的喷气式教练机歼教-1。喷气飞机的特点是要用两侧进气,让出机头来放雷达。顾诵芬负责气动布局设计任务。

 

然而,这对于学习螺旋桨飞机的顾诵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于是,顾诵芬找到了北航图书馆英国皇家航空学会会刊上登的一篇总结进气道设计的文章。

 

当时也没复印机,我就买描图纸、三角板、曲线板,把有关的图都描下来。花了一个星期,把这篇文章基本上看明白了

 

当时,顾诵芬最担心的是两侧进气道。一旦发动机收油门的时候,很有可能出现一边进气,一边排气,飞机发动机就没有推力。如何验证,顾诵芬和同事费尽了脑筋。 

 

我们用医务所的废针管,把它不锈钢的很细的头焊在铜管上接出来做成一排,然后外面用薄铁皮做个整流罩。那时候也没有好的风洞,就到哈尔滨军事工程院那个一米五口径的小风洞里去做,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拿下了这个实验。

 

1958年7月26日,历时两年时间的研制,歼教-1在沈阳飞机厂机场首飞成功。

临危受命

让中国歼击机从仿制走向自主研发

 

1961年,国防部第六研究院飞机设计研究所成立,对外简称601所。三年后,601所承担的歼-8战斗机的研制工作正式启动。由于总设计师黄志千在执行出国任务时,因飞机失事遇难,顾诵芬与其他几名骨干临危受命,组成技术办公室接过了总设计师的重担。

虽然有过歼教-1和东风-107的研制经验和教训,但是完全自主研发功能强大新一代的歼击机,这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航空工业来说,困难重重。

 

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顾诵芬和同事们攻克了无数压力和难关。1969年7月5日,歼-8完成首飞。

顾诵芬今年89岁,还处在癌症的康复期,但几乎每个工作日的上午,顾诵芬都会按时出现在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科技委的办公楼里。 

 

他说:

“了解航空的进展,

就是我的晚年之乐。”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阳光跟帖》微信公众号

  

 

 


编辑: 赵连雪

“为了搞航空,我把母亲给牺牲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