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闻中心 > 央广网评论 > 央广观察

央广网

文艺评论,作者为何“隐形”

2016-07-21 10:11:00 来源:人民日报

  文艺创作离不开评论,这大概是谁都明白的事情。文艺评论写得多写得好,自然就会出名,成为评论家。即便是网络作者,起个怪怪的网名,但读者、网民大多也知道这是何许人也,开讨论会时主持人一介绍,大家一片掌声,显然,他们早已名声在外。可是,近年来,网上又产生了一种“隐形评论人”,所谓隐形,就是化名或匿名,没人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他们每一发声,读者和业内人士就会费一番猜测功夫,“这是谁啊?”

  文艺评论为什么要“隐形”?我想,这与文艺评论的现状有关。评论一旦真名实姓,就要多方顾忌,最起码也要顾及人情,这么多年的老关系,低头不见抬头见,无论怎么写,话都不能说得太直率,更不能太尖锐,于是,先是称赞,末了再加几点“但是”,温温吞吞,就成了评论的基本套路。

  对平庸,评论大概最难启齿。特别好,你不妨敞开说,特别差,你也可以言辞犀利。就怕那些好也好不到哪去、差也差不到哪去的东西,想说亮点,没几个,想说弱点,似乎也不很明显,于是干脆不说,或是不疼不痒地来几句,何必为了个不上不下的作品得罪人。

  评论对平庸作品的失语,可以说,是平庸作品泛滥的缘由之一。这种创作最保险,还最容易过关,虽说留不下来,但当作业绩总是可以的,而且,平庸之作往往数量最多,批评平庸就等于批评了多数人。

  其实,评论不但要赞扬佳作、批评劣作,更要直面平庸之作。甘于平庸的状态有时比制作劣品还要危险,危险就在于人们不易察觉,舆论容易放过,危险就在于鉴别平庸有一定的难度。你稍稍吹捧几句,平庸就可能被拔高成上乘,些许粉饰,平庸说不定就能以佳作而获奖,略加掩盖,平庸很可能在观众眼皮底下轻轻滑过。

  如今,似乎只有“隐形”评论不怕直面平庸之作,任他们怎么说,别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不知道,当然也就无所谓得罪,而读者只有从这样的评论中才可以真切看出一部作品的得失。无论你怎么看待“隐形评论人”及其批评的形式和语言,他们毕竟给文艺评论带进一股新风。在自媒体时代,这样的评论将来只会日益增加,有人不图名不图利,加入文艺评论的行列,对此,我们只求多多益善。只要他们的批评有益于文艺,何必在乎其真实身份,有没有专业背景?评论越多越表明大众和社会的关心程度,从什么角度看,这都是好事。

  网络文艺评论早晚都会成为潮流,自媒体文艺批评自然更要冲上最前台,为了表达真实观点,匿名或化名肯定是一种首选。就好像当今的影视作品,网络舆论的左右能量格外巨大,连传统媒体的声音都需要借助网络发力,如果有分量的网络评论失语,优秀的作品就会在煽情的博客、情绪化的跟帖、近亲繁殖式的微信中淹没。

  自媒体式的文艺评论,其语言和样式也已经发生了变化,一出舞台作品,一部小说,一位作家或者艺术家,对他们的精彩评论或许来自一传十、十传百的微信。在微信里,我们看到的有可能是一封“古人”来信,也有可能是一篇充满调侃的杂文,还有可能是一个人自说自话般的问答,而这样的评论样式恰恰令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传统文艺评论,近些年实际都在“+网络”,期待借助网络提高自身的传播力,可是,光在那里“+”不行,其自身也要适应新的传播方式,在标题、叙述方式、语言表达上都要面对新的时代。“隐形评论人”的出现,对传统文艺评论而言,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借鉴。(陈 原)

编辑:石玲雯

关键词:隐形;文艺评论;隐形评论人;论道;古人

说两句

相关阅读

“高考防作弊神器”隐形信号监测仪首次现身乌鲁木齐

在今年的乌鲁木齐高考考场外,防止无线电作弊的监测网络覆盖全城,便携式“隐形”信号监测仪首次现身,为乌鲁木齐37个考点提供保障。

2016-06-08 00:05:24

杜海涛身价过亿 揭秘身价过亿的隐形富豪明星

近日,有媒体爆出杜海涛身价过亿,杜海涛父亲杜国豪系商界名流,所以杜海涛也是十足的富二代,个人资料曝光惊呆众人。杜海涛因在《快乐大本营》做主持而被大众熟知,在外人看来没有主持功力也没有人气的他,却是个十足的富二代,个人资料曝光惊呆众人。

2016-05-20 10:47:00

加拿大绵羊群雪原“隐形”愁坏牧羊人[组图]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加拿大萨斯克彻温省的广阔平原上,550只完全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绵羊令牧羊人发愁不已。据牧羊人利兹·肯尼迪(Liezel Kennedy)介绍,每天早上他都要经历一次寻找“隐形”羊的艰难过程。”  本网部分展示作品享有版权,详见产品付费下载。

2015-11-12 10:25: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猜你喜欢

视觉焦点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