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闻中心 > 央广网评论 > 央广观察

央广网

最无争议的涨薪应是给儿科医生

2016-09-23 08:34:00 来源:广州日报

  昨日,在广东省人大代表重点建议办理情况通报会上,省卫计委透露下一步将上调部分儿童医疗服务项目费用,纳入医保报销;建立公立医院薪酬制度,设置儿科岗位奖励金。

  凡是带过孩子去大医院看病的父母,恐怕都有个共同的感受:看个病,好难。“看病难”这一痼疾,表现在儿科上尤为突出——医护人员不足、就诊需求大、等待时间长、医患矛盾高发,病患与医院皆不堪重负。以至于近年来已有上海、南京等地的医院,曾实施儿科限号、暂停儿科急诊乃至关闭整个儿科。

  儿科为何这么“难”?根源还是在服务供需上的严重失衡。压力大、风险高、收入低,使得儿科医生紧缺。《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统计,目前我国的儿科医师不到10万人,却要服务2.6亿0至14岁儿童,平均每2000名儿童只有1名儿科医生,缺口至少超20万医生。要解决儿科医疗服务供需失衡的难题,减少需求是不可能的——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需求还在进一步扩大,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尽量扩大供给,也就是增加儿科医生的数量。如何让儿科医生多起来?这是一个问题。

  涨薪是一个最重要的办法。广东省卫计委计划上调部分儿童医疗服务项目费用,设置儿科岗位奖励金等措施,主要是从增加儿科医生薪酬方面,提升这一职业的吸引力。给儿科医生加薪,理所应当。一方面,从工作重要性上看。当下大部分家庭都将孩子的健康视为头等大事,而儿童抵抗力相对较弱,又处在生长发育阶段,儿科跟不上,影响的是千千万万个家庭,耽误的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另一方面,从工作强度上看,儿科医生在各科室中排名靠前。广东省数据显示,儿科门急诊总量逐年增长,儿科医师日均担负诊疗人次为24.5,远高于内科医师(11.3)、外科医师(6.3)和妇科医师(11.1)等。对相当一部分儿科医生而言,准时吃饭基本不可能,甚至不敢喝水,因为没时间上厕所。《北京晚报》还曾描写过这样一个细节:北京儿童医院一名急诊科的医生说梦话都在喊着:“孩子不行了,快叫主任来!”她的丈夫握着她的手说:“叫了叫了!”她才继续睡去。这样的工作强度,拿一份高薪再合理不过。

  但现实是,在很多医院,由于儿科“绩效”不高,用药少、金额少,儿科医生薪酬还达不到平均水平。由此观之,无论是按照工作重要程度,还是按照“多劳多得”原则,给儿科医生涨薪,都应是“最没有争议的涨薪”。

  而在涨薪之余,扩大儿科医生的供给还需多管齐下。比如加大人才培训力度,尽快恢复和加强儿科专业外,还要采取转岗培训等方式,以解燃眉之急。还有做强基层医疗,所谓儿科看病难,主要难在三甲医院,能否让社区医院等基层医疗承担起为大医院儿科分流的重任,相当重要。此外,还要鼓励社会办医。眼下,一些高端民营医院的儿科口碑已不输给公立医院,给公众带来了更多样的选择。这样的民营医院还应更多些。

  “祖国的花朵”“未来的主人翁”……国家和社会对于儿童的重视不言而喻。但相较之下,守护儿童健康的儿科医生,却因为付出与获得极不相称,沦为一份招不到人也留不住人的工作,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要做出改变,当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不妨先从给儿科医生涨薪做起,这也是最有诚意、最受欢迎也最有效果的纠偏之举。

编辑:龙明洁

关键词:儿科医生;就诊需求;未来的主人翁;绩效

说两句

相关阅读

儿医缺口20万专属儿药只占2% 如何解决儿科困境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我国儿童人口数为2.3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6.5%。从2010年以来,我国0~14岁人口比例保持平稳,未来受到“二孩政策”的影响,儿童人口数将呈现增长趋势。

2016-09-22 10:38:00

儿科医生困境

参与“2016年光彩·西藏和四省藏区母婴健康行动”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汤亚南(左),在索县人民医院为藏童义诊。李文洲建议,适当调整儿科诊疗费和其他项目的收费标准,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和职业风险。

2016-07-15 09:45:00

儿科医生困境:收入偏低晋升不易 被骂被打是常事

参与“2016年光彩·西藏和四省藏区母婴健康行动”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汤亚南(左),在索县人民医院为藏童义诊。”徐荣华说,医院还给儿科扩场地、添设备、增新生儿病房等,让儿科“起死回生”,并鼓励医务人员进行深造。

2016-07-15 07:29: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猜你喜欢

视觉焦点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