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每个官员绰号都是一封民意信

2017-05-27 09:04:00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申国华

  当地群众结合这些官员的所作所为赠送其不同的绰号,其实就是一封封等待接收的民意信。对这样的意见,官员自己首先要重视、自省,领导部门更应该及时提醒、反应,不致酿成大错。

  日前,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了北京门头沟原区长王洪钟的案件警示录。其中提到,他为追求看得见的政绩,大搞拆迁和市政工程,被老百姓鄙之以“王指倒”,称他“指哪儿哪儿倒”。

  细数近年来查处的贪官,“王指倒”这类绰号并不鲜见,比如“拆迁大佐”(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六百帝”(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武爷”(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武长顺)、“季挖挖”(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表哥”(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

  绰号是对某人某些特征的传神表达。施耐庵笔下的梁山好汉个个有绰号,通过这些绰号,读者能很快地了解这些人物的性格、脾气和特长。绰号的流行是一个接受学的问题,如果一个绰号不够准确、不够传神,自然行之不远。反过来,如果一个人拥有一个公认的绰号,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言行是思想的表现。假如沈培平把群众利益放在心上,即使发生一些矛盾,也会依法妥善解决,而不会私自下令出动武警,更不会面对群众说出类似“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好,不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坏”的话语。所以,当地群众称之为“拆迁大佐”,既是对其形象的讽刺,也是对其行为的不满。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对于官员来说,绰号是群众对其所作所为的真实舆论反映,是百姓臧否人物的主要载体。绰号有褒有贬,褒扬者如人们称杨善洲为“草帽书记”,称郑培民为“为民书记”,称牛玉儒为“平民书记”,贬抑者则如前述“王指倒”之类。

  对于从严治党而言,贬抑的绰号更具有指向意义。一般来说,贬抑的绰号都包含了一个故事,或者说明了一种态度。群众畏其权势、投告无门的时候,只能通过这种嬉笑怒骂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情绪。尽管绰号式的概括不一定全面,也有很强的情绪色彩,但其指向性极为精准,很可能成为一个干部错误言行的“速写”,当然也足以成为线索,让有关部门“顺藤摸瓜”。

  现实中,有一些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干工作、作决策时,常常不考虑群众感受、不顾及党纪国法,用人“一言堂”、花钱“一支笔”、决策“一张纸”,整日里想着搞一些“大工程”,为自己的仕途增添几分政绩,结果却往往适得其反。当地群众结合这些官员的所作所为赠送其不同的绰号,其实就是一封封等待接收的民意信。对这样的意见,官员自己首先要重视、自省,领导部门更应该及时提醒、反应,不致酿成大错。

  可怜的是,少数官员对自己的绰号浑然不觉,甚至沾沾自喜,认为很威风,这就是病入膏肓的表现了。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何谓天命?“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民意就是天命。为官者不在乎民意,任自己的贬抑绰号流传,也就离受惩罚不远了。

  《光明日报》( 2017年05月26日 02版)

编辑: 曹宇
关键词: 民意;官员绰号;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