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莫让感动“美化”了真正的悲伤

2017-06-23 07:58:00来源:长江日报

  南京地铁3号线柳州东路站,是过江第一站。每天,大量的上班族从这里搭乘地铁进主城上班。由于人流量过大,这个地铁站每天都非常拥堵。6月22日的上班早高峰,记者在地铁站候车通道上发现,一群农民工兄弟席地而坐,为了不影响上班族出行,眼看着一班班列车驶离,却迟迟不愿上车。(6月22日《现代快报》)

  地铁站,总是不缺故事的地方。而这一次,“农民工蹲等两小时,只为不耽误年轻人上班”的情节,更是触动了公众的敏感心绪。一点点的感动,一点点的感伤,再加上一点点借题发挥的“抒情”,所有这一切,构成了公共舆论关于此事的喧嚣回响。

  其实在此之前,农民工群体已多次与地铁联系起来,并且每每都是“怕弄脏地铁座不敢坐”之类的新闻。这些故事的共同特点是,农民工往往被描述成是忍让、妥协以及令人悲悯的一方。

  “为了让年轻人先走,农民工在地铁站蹲等两小时”,这当然可以看成是基于道德自觉的主动礼让,但又何尝不可以看作是生活经验所“规训”出来的被动适应呢?有证据表明,进城务工人员在某些场合下所展现出的“过度忍让”,很可能只是源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机制。他们在工作期间的城市生活中,并没有得到足够友好的对待,长期受人白眼、动辄得咎的结果,就是变得越发谨小慎微、不断地自我退让。

  相较于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动,更有意义的,或许是去追问为什么农民工总是不能从容、有效率并且合乎逻辑地使用地铁等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同是“付费坐地铁”,就该心安理得地享有平等的服务。无论是农民工,还是上班族,谁也没有义务让谁先走,谁也没有义务给谁让座。在南京的地铁站里,这群农民工等了两个小时,才坐着地铁去赶大巴。这在一个侧面表明,他们对于如何精准分配时间、如何恰当利用地铁并不熟悉。而这,恰是农民工与城市疏离感的客观体现。

  在很多时候,城市并没有给予农民工足够的温暖,于是乎就产生了种种心理的隔阂和行为的异变。无论在城市工作多久,农民工始终无法像市民一样坦然地享受城市的便利。因为“距离感”而疏远、而隔阂、而谦让,这原本是有点悲伤的故事,只不过在不知不觉间,总有太多人一厢情愿地将之美好化了。

编辑: 龙明洁
关键词: 抒情;现代快报;距离感;规训

莫让感动“美化”了真正的悲伤

南京地铁3号线柳州东路站,是过江第一站。其实在此之前,农民工群体已多次与地铁联系起来,并且每每都是“怕弄脏地铁座不敢坐”之类的新闻。在很多时候,城市并没有给予农民工足够的温暖,于是乎就产生了种种心理的隔阂和行为的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