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洋文凭”也看真本事

2017-07-18 08:25:00来源:南方日报

  不用上学,只要花钱,就能拿到国外某所大学的毕业证,并通过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的官方认证。这样荒诞离奇的事情,在一些中介公司身上发生了。央视近日的一则调查指出,中介公司在留学服务中心有内应,会得到特殊照顾,普通一份留学认证只需要几百元认证费,而通过中介“无中生有”,花费在10万元钱以上。

  上文所指的“特殊照顾”,是指黑中介与留学服务中心里应外合,对“假文凭”作“真认证”。其之所以得逞,在于部分留学目的国没有跟我国签署互认通道,即使它那边发了毕业证,也需认证中心以人工方式与对方学校取得联系,以验证留学信息的真伪。正是这个环节,认证机构的一些人员没有负起监管责任,直接在资料上签字盖章,以至于从未出国也能拿到“洋文凭”的极端案例出现。留学认证中心对此回应:“任何单位都有廉政风险,技术上可以堵得住,但人员出问题就没办法,不敢保证百分之百完全没有漏洞。”单从认证中心对涉假行为的处理细则来看,确实有盲区,一是没有考虑到机构人员也可以是涉假主体,二是没有对确认程序作复核规定,这说明技术上尚有改进空间,但既然是人员出了问题,更务实的做法是迅速整改、严肃追责、绝不姑息,以纠正行业的歪风邪气。

  虽然黑中介和一些参与造假的机构成员需为此负起责任,但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洋文凭”在当下依然颇有市场。不仅在一些企事业单位,甚至一些外资企业等,海归经历都是不可或缺的加分项。不少人动起“歪脑筋”,纷纷花钱镀金,市场需求之盛,以至于催生出了海量“野鸡大学”。早些年,媒体曝光国外“文凭工厂”具有数千所之多,它们要么山寨名校、明码标价,要么在互联网上凭空制造,要么干脆就是非合法机构。2014年末,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称美国“野鸡大学”泛滥成灾,为数不少的学位证书给了中国人,同年江苏省查获一起网络诈骗案,犯罪团伙虚构945所“野鸡大学”,骗了25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亿余元。随着“野鸡大学”纷纷名声破产,被截流住的部分需求,很可能转向了其他环节,“假文凭”被“真认证”即是表现之一,由于认证的学校较正规,它有可能更隐蔽。

  正视“洋文凭”的市场需求,是因为无论掐住“野鸡大学”,还是收紧认证程序,都只是在客观上减少了作假概率,却无法在根源上遏制“洋文凭”崇拜。不过,站在历史的维度上,“洋文凭”的含金量是递减的。在钱锺书的《围城》里,主人公方鸿渐在伦敦﹑巴黎﹑柏林随便听了几门课,从一个爱尔兰人那里买了一张“克莱登大学”的假博士文凭,归国后就能在大学找到教职。在今天,媒体已经屡曝出海归工资跌破期望值的新闻,不久前,某留学生回国期待月薪甚至只有1500元。这或许能说明,在某些领域仍然是必需的“洋文凭”,想要继续保有“仿佛有夏娃亚当下身那片树叶的作用”,恐怕真得好好思量下了。一来,2016年留学生规模突破44万,比2012年增长了35%,且正以每年12%的递增速度返回国内,“洋文凭”受宠的程度一日不如一日;二来,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和信息流通提速,“假文凭”极易被识破,即便是真实的“洋文凭”,倘拿不出真本事,又有什么竞争力呢?

编辑: 曹宇
关键词: 野鸡大学;洋文凭;假文凭;留学服务;真认证

“洋文凭”也看真本事

不用上学,只要花钱,就能拿到国外某所大学的毕业证,并通过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的官方认证。这样荒诞离奇的事情,在一些中介公司身上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