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别靠个体悲剧 养成规则意识

2017-07-25 07:33:00来源:南方日报

  ■扶 青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接连发生的两次事件,再次让“规则意识”成了热词。22日,有网友爆料称在猛兽区自驾车游玩时,遇到有人擅自打开车窗,导致一只马来熊将脑袋伸进了游客车窗。次日,又发生两名儿童在猛兽区探出车窗的事件,幸好都没有造成伤亡事故。

  考虑到该园已有前车之鉴,园内规则日臻成熟,舆论普遍把矛头指向当事个体,认为他们不吸取教训,没有规则意识。近来一段时间,在相当多关乎公共安全的讨论中,规则意识似乎都已成为无法绕过的话语范式。如老年人占领篮球场地,很多人批评老年人没有规则意识,也有人质疑“篮球场只能打篮球”规则正当与否;在老人往飞机发动机撒币、某儿童乘飞机逃票事件中,规则意识都是高频词。一系列事件中,围绕人际摩擦、人与社会摩擦的大量规则问题被挖掘出来,规则意识被摆上台面。但仅从动物园事件来看,规则意识的建立恐怕是个长期过程。首先,即便发生“老虎伤人”的极端案例,也有信息不对称的风险,依然有足够多的人得不到教训;其次,人的行为具有复杂性,相当多的人具有侥幸心理,总以为不会跌倒在前人跌倒的地方,还有不少人视挑战规则、躲避规则为能耐,常以为“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

  对此,有人提出违规必罚才能建立规则意识,其实不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思说,为了降低社会的交易成本,规范必不可少,无论是正式或非正式的,“即使在最发达的经济中,正式规则也只是决定行为选择的总体约束的小部分,大部分行为空间是由习惯、伦理等非正式规则约束的”。可见,违规必罚的情形是指法律法规已涵括的那部分,如法律不允许偷税漏税,不守规则必然要付出代价;但是生活中的大部分规则是指约定俗成的非正式规则,如动物园规定“不得下车”,即便有人违背,园区也没有违规必罚的权力。在这类情形中,规则意识的指向是明确的“我”,从“我”做起,许多摩擦可以在源头规避,这要求在公共场所时刻进行自我纠察和省思。管教“熊孩子”就很能说明家长的规则意识,有的家长知道孩子比较调皮,假若选择去猛兽区娱乐,又默许孩子开窗,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很有可能要自吞苦果。

  因为非正式规则无法做到违规必罚,大部分规则意识的建立,有时需要对规则有效性的检验才能达致,而检验往往是血淋淋的现实。遗憾的是,生活中形成对非正式规则的重视,往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进行。举个相近的例子,上海市一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身亡,ofo的机械密码锁成为了众矢之的。因为虽然法律规定“12岁以下未成年人禁骑单车上路”,但其落地还是要依赖于企业的规则设计。大部分单车制定的规则是智能锁验证,需要实名验证的手机才可以解锁,ofo采用的规则是贴上一张警示,但密码是固定的,这样的规则设计有明显漏洞,过去也被很多媒体指出过,但如果没有极端案例发生,它就很难有整改动力。同样,动物园伤害事件的不断发生,让人意识到园区规则或许可以更规范一些。由此可见,规则意识有助减少规则执行的社会成本,但规则的有效形成,往往需要个体不断的检验。

编辑: 刘岩
关键词: 规则意识;个体悲剧;规则设计;我;熊孩子

别靠个体悲剧 养成规则意识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接连发生的两次事件,再次让“规则意识”成了热词。因为非正式规则无法做到违规必罚,大部分规则意识的建立,有时需要对规则有效性的检验才能达致,而检验往往是血淋淋的现实。由此可见,规则意识有助减少规则执行的社会成本,但规则的有效形成,往往需要个体不断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