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严惩性骚扰教师不能止于身败名裂

2018-01-16 08:41:00来源:北京青年报

  舒鋭

  针对近日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教育部高度关注。教育部14日正式表示,经研究,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已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订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1月15日《北京青年报》)

  身体权是每个人的法定权利,妇女的身体自由权和隐私权、名誉权尤受法律保护,而高校教师利用优势地位性骚扰学生,不仅严重侵犯学生人身权利,更严重违背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触及社会伦理底线,玷污教师群体形象,屡屡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然而,由于教师在学生成绩、奖学金、保研、出国机会等方面掌握着重大的话语权乃至决定权,多数受害学生为了不影响学业,面对不端教师的性骚扰,只能敢怒不敢言。不少高校面对学生的举报,也时有出于“维护名声”、“保护学科带头人”等因素,采取暧昧纵容、息事宁人的态度。来自于多方面的姑息让这些施暴者愈发得寸进尺。

  本事件的举报者罗茜茜在其受到骚扰期间也和多数人一样选择了沉默。根据其自述,在2004年底到2005年初其读博期间即遭遇到陈小武的性骚扰,性侵恶行给她精神上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霾,“在陈小武手下读书的几年,是我人生的噩梦,因为被欺负得太厉害,出国前还得了抑郁症,幻听幻视,是吃抗抑郁药维持下来的。”直到毕业多年后,她在网上看到其他女生也深受陈小武性骚扰之害,才鼓起勇气,选择挺身而出,将受害者联合起来,搜集好证据,进行实名举报。

  所幸,现有证据能够认定陈小武构成性骚扰。所幸,涉事高校能够不避“家丑”,及时调查、严肃处理。否则,还不知道将有多少女生再次落入陈小武的魔爪。陈小武先是被北航撤销职务、取消教师资格,而后又被教育部撤销“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奖金。可以说,陈小武已经受到了教育系统在其职权范围内所能够给出的最高严惩。

  教育部早在2014年10月即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制定了师德禁行“红七条”,其中就包括“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行为,《意见》明确,有前述恶行的,将被处以警告、记过、降低专业技术职务等级、撤销专业技术职务或者行政职务、解除聘用合同或者开除。

  随着《意见》实施,各高校在打击性骚扰学生恶行方面,已经有了不少战果,不少无德教师因自身恶行身败名裂。如已退休的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小箭受到禁止参加该校任何教学科研和学术活动、降低其退休待遇的处分;厦门大学原博导、教授吴春明被开除党籍、撤销教师资格;成都理工大学刘姓教师被调离教师岗位并通报全校。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很遗憾地看到,至今依然有一些高校面对学生的举报作鸵鸟状,仍然无所作为。更遗憾的则是,这些已被查实的“叫兽”们,仅仅只受到了来自教育系统的处分。实际上,我国刑法规定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以行为、言语等方式的任何一种对女性进行性侵犯的行为,都将触及此罪,即使显著轻微,也将受到治安处罚。如果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行为的还将涉嫌强奸罪。

  无良性侵者对于我们每个人或者亲人都是潜在的危险,尤其是对于那些性侵学生的“叫兽”们,谁也不能有看客心态,社会各方力量必须同仇敌忾,而高校显然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高校往往是举报材料的第一手接受者。当收到学生举报,高校一方面需要对举报学生进行妥善保护,并按照教育部的要求,严查到底、严肃处理;另一方面,也需要向他们祭出法律利剑,及时将业已查实的违法线索转交给公安机关,让他们在身败名裂的同时,得到法律应有的严惩。

编辑: 王文伟

严惩性骚扰教师不能止于身败名裂

针对近日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事件,教育部高度关注。教育部14日正式表示,经研究,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已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订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