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望海楼:“美国任性”就是给世界挖坑儿

2018-09-29 11:12:00来源:人民网

  在美国开国之初,曾经有过著名的“农业立国”和“工商业立国”的路线之争。

  种植园主出身的杰弗逊主张“农业立国”,提倡向欧洲大量出口粮食和棉花等工业原料来换购工业制成品,造成欧洲工业国对美国农业的依赖。而商人出身的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则主张“工商业立国”,大力发展工业,同欧洲强国一较上下。因为当时适逢工业革命,工业附加值远高于农业,所以,发展工业、与欧洲做生意给初生的美国带来了大量财富。但美国也没有因为工业的发展荒废了广袤的土地,在发展中融合了开国初年的两条路线。

  不过,无论是“农业立国”还是“工商业立国”,杰弗逊和汉密尔顿始终没有放弃一个立场,就是“商业立国”,这成为美国两百多年来的立国精神。由此生发出的自由、平等意识以及契约精神,都成为美国重要的核心价值观。

  可惜,这些美国自诩“光荣与梦想”之根源的价值观,眼下正经受自己挑起的贸易战的严峻考验。

  怎么讲?商业的本质无非是互通有无,积累财富。市场经济条件下,人类摆脱了蛮荒时代的掠夺性交换,开始有了规则,交易双方有平等的交易人格、自由的交易原则,遵守共同的契约精神。这是现代商业文明的基础,在这个经济基础上形成了一套基于规则和信用的国际治理体系。用中国政府前几天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中的话来说,这套上层建筑是“各国无论大小强弱,均应相互尊重、平等对话,以契约精神共同维护国际规则”,是“走向文明的历史进程”,对“促进全球贸易投资、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具有基础性作用”。

  但当下,美国破坏现行多边贸易规则的做法把这套文明的规则一脚踢开。

  2017年和2018年亚太经合组织贸易部长会议上,美国政府不同意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写入部长声明,遭到亚太经合组织其他成员一致反对,造成均未在支持多边贸易体制问题上达成一致立场。争端解决机制是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基石之一。近年来,美国又频繁干预WTO事务,阻碍WTO争端解决机制法官的选拔和任命,导致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人员不足,使争端解决机制瘫痪。

  当年推动建立多边贸易体系的是美国,如今破坏这个体系的同样是美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美国的契约精神安在?

  美国的任性对现行国际经济秩序的破坏不仅仅在制度层面。白皮书说,当前,全球经济刚刚走出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回升态势并不稳固。美国政府大范围挑起贸易摩擦,阻碍国际贸易,势必会对世界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为了遏制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其他国家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这将导致全球经贸秩序紊乱,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殃及世界各国企业和居民,使全球经济落入“衰退陷阱”。

  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如果全球关税广泛上升,会给全球贸易带来重大负面影响,至2020年全球贸易额下降可达9%,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影响尤为明显。

  如果全球经济因为“关税战争”陷入“衰退陷阱”,美国能独善其身吗?要知道,全球经济对贸易增长的依存度已从1960年的17.5%上升到2017年的51.9%,各国经济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贸易战的结果必然是美国不得不承受自噬的苦果。

  当前,全球经济深度一体化,各国充分发挥各自在技术、劳动力、资本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在全球经济中分工合作,形成运转高效的全球价值链,共同分享价值链创造的经济全球化红利。尤其是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各国企业通过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最大限度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产品和服务质量,实现了企业之间、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共赢,这是市场自由选择的结果。

  但美国政府非要逆市场而行,通过加征关税、提高贸易壁垒破坏全球自由贸易,甚至对不愿意放弃全球产业链回国的美资跨国企业贴上“卖国标签”、威胁加税,这已经不是一个崇尚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的做派了。对全球价值链的破坏,必然对所有供应链上的经济体都造成贸易收缩的负面影响,产生连锁反应,美国供应商也在劫难逃。

  白皮书引用了中国商务部数据:美国对华第一批340亿美元征税产品清单中,约有200多亿美元产品(占比约59%)是美、欧、日、韩等在华企业生产的。包括美国企业在内,全球产业链上的各国企业都将为美国政府的关税措施付出代价。

  而这些代价最终将由全球消费者承担,当然也包括了长期受益于廉价全球商品的美国消费者。“保护性关税将导致美国消费品价格上涨,伤害多数美国公民利益”,这不是中国政府说的,而是美国国家纳税人联盟在2018年5月3日写给国会与总统的公开信中警告的。

  1930年,美国总统胡佛为兑现竞选时的承诺——提高农产品的进口关税以帮助受困农民,一意孤行,签署了《斯姆特·霍利法案》,将2000多种的进口商品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法案通过之后,许多国家对美国采取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的进口额和出口额都骤降50%以上,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斯姆特·霍利法案》通过之时的1930年,美国的失业率为7.8%,而到1931年,骤升至16.3%,并一路走高,1932年达到24.9%,1933年达到25.1%。

  88年过去,但愿殷鉴不远。

编辑: 田甜

望海楼:“美国任性”就是给世界挖坑儿

美国的任性对现行国际经济秩序的破坏不仅仅在制度层面。白皮书说,当前,全球经济刚刚走出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回升态势并不稳固。美国政府大范围挑起贸易摩擦,阻碍国际贸易,势必会对世界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