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铁腕治污:

        扶起下跪的居民

4月25日,浙江省淮安市的陈女士在政风热线的直播现场激动地哭诉家附近的河道污染,并当场向环保局局长下跪,请求尽快治理柴米河污染问题。为求治污而下跪,反映了百姓的对环境污染的无奈。治污为何要等到民众“跪求”?除了下跪,深受环境污染的民众还有更好的方式求治污吗?政府部门应该怎么做才能扶起这些为污染下跪的居民?[详细]
江苏市民跪求环保局长治污
    

  柴米河变“墨水河” 居民跪求环保局长治污

  柴米河位于淮安市清浦区,近几年来,由于污染严重,原本清澈的河水逐渐变成了“墨水河”。据周边居民反映,柴米河近几年来河水越来越脏,发绿的河水常年散发出阵阵怪味。“

  4月25日,省市政风热线联动直播走进淮安。住在河面的陈女士带着一瓶河水走进了直播现场,一上台,陈女士就开始激动地哭诉她家附近的河道污染,并当场向环保局局长下跪,请求尽快治理柴米河污染问题。

  区长:有这样一条污染严重的河吗?

  对于这样一条严重污染的河流,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部分工作人员的态度却让人大跌眼镜。

  清浦区区长史卫东回应,他对此事并不了解。而河道何时能治理完成?他只说了两个字“尽快”。

  “我们清浦区居然有这样的河,这个事情我确实之前不清楚。在清浦区加大力度创建国家级生态区的大背景下,我们还有这样的现象,这让我感到震撼。节目过后,我们将立即责成相关部门赶赴现场认真清查,尽快将此河道治理完成。”

  区环保局:像我们这样小小的环保局,能有多大作为?

  《南京日报》的记者来到淮安市环保局,并将柴米河受污染一事向工作人员进行了反映。但工作人员称,这是属地管理,他们能做的只是将领导批示过的投诉单,转到清浦环保局去,其他的管不了。

  于是,记者又来到清浦区环保局,这里的工作人员的答复十分“雷人”。该工作人员称,河道上游的水冲下来,河水就成了活水,污染就可以被冲淡一点。“你们可以打投诉电话,打市长热线,打12365、12369都行。只要你们加大投诉力度,问题才能解决。像我们这样小小的环保局,能有多大作为?”

治污为何要等到民众“跪求”
    

  百姓无奈的“下跪” 只因投诉无门

  跪求治污,不是第一次,也不止在一地上演。

  2007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检查组到安徽蚌埠鲍家沟进行环保检查时,当地一群百姓跪在检查组成员面前,请求治污。

  2011年,数十名长江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先后到湖北荆州市区两级政府门前下跪请愿,要求市政府取缔长江大学西校区附近污染严重的小钢厂。

  2013年8月20日,湖南省双峰县县委书记一行人到杏子铺镇溪口村进行扶贫工作调研,途中被溪口村几位村民拦住,其中有人下跪反映化工企业的污染问题。

  呼吸健康的空气、喝健康的水,本是每个人的合法权益,而如今民众却只能为了合法权益下跪。这一跪,透露的是受困者的无奈与无力。“下跪”的根本原因在于,维护环境、表达诉求的路子不畅通。主要还是依赖行政路径,依赖上访。碰到不愿管、管不了,便束手无策。

  部分政府部门及官员的麻木和迟钝

  市民的下跪陈情,也衬托出一些政府部门以及部分官员令人难以置信的麻木和迟钝。

  这种麻木和迟钝体现在两个层方面。第一,地方官员对于河流污染视若无睹。尽管柴米河被污染已经持续多年,沿岸民众饱尝黑水之苦,但是当地官员却表示“并不清楚”。

  第二,面对市民投诉,市、区两级环保部门漠然的表现让人惊诧。区长即便真的“不清楚”了被污染的河流,也并不意味着没有责任。环保部门对于民众投诉的处置方式,则完全堵死了民众正当反映情况、表达诉求的渠道。清浦区环保局官员抱怨的“小小环保局难有大作为”,也是在推脱。虽然环保执法有时确会受到地方干扰,但是这并不是说环保局一点都不能作为。环保部门还一味抱怨,只能是在逼得民众投诉无门的同时,也丧失掉与民众联手治污、良性互动的可能。

百姓到底该怎么守护环境?
    

  新环保法修改:300余家社会组织可提环保公益诉

  4月24日,已施行25年的环境保护法修订案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环保法修订案将于明年1月1日施行。

  新法中,备受关注的环保公益诉讼主体也在有限放开,“依法在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的社会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下跪不如“上诉”

  老百姓用下跪的方式表达治污诉求,这样的方式是不正常、不应该出现的。环保等政府部门必须增强宗旨意识,畅通申诉渠道,依法履职到位,给民众的站着监督、站着维权创造条件和环境。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中,关于环境公益诉讼的相关表述,给人开启新路的可能。

  首先,环境公益诉讼可以利用社会之手。根据修订后的法律,环境公益诉讼主体扩大到在设区的市级以上政府民政部门登记的相关社会组织。一旦发生污染事件,环境风险累积,政府机构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有效处理,个人的力量又太微薄,规范的社会组织便可以及时介入,在法律的框架内,弥补行政力量的不足。

  其次,公益诉讼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为环境问题开辟公共参与、司法解决的路径。之前,我国的环保法律中,虽然确立了公众参与环境保护的原则,但并没有具体途径。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就规定了环境公益诉讼条款,但对环保组织提起的公益诉讼,一些地方法院不予受理,变相纵容了企业污染行为。新修订的环保法规定,社会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如果不受理,社会组织可以向人大提请立法监督或者提请检察机关予以司法监督。这能让环境公益诉讼的路子真正得到畅通。

  治污 需要政府的背水一战

  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第六十八条明确规定了职责污染的法律责任——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有“对环境违法行为进行包庇、依法应当作出责令停业、关闭的决定而未作出、对超标排放污染物、采用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造成环境事故以及不落实生态保护措施造成生态破坏等行为,发现或者接到举报未及时查处”等行为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记过、记大过或者降级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其主要负责人应当引咎辞职。

  如果排污大户能及时受到法律严厉惩处,如果环保部门能在法律利剑的高悬之下恪守职责,如果公民的话语权能得到法律和制度的足够撑腰,百姓何须向掌权者弯膝诉求?不解决法律过软、权力过大这个问题,纵使一部分下跪诉求能得到圆满解决,其他膝盖触地者仍然无法站起来,甚至可能导致下跪诉求越来越多,只有政府真正担起治污的重任,才能扶起无奈下跪的居民。

    昔不为五斗米折腰,而今却为一口水下跪。下跪解决不了污染问题,只有政府加大治污力度,才能让天变蓝、水变清。

央广网新闻中心出品

联系邮箱:comment@cnr.cn

编辑:袁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