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萍:我们是病人 不是罪人

10月30日,2013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宣传活动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41岁的刘丽萍一头披肩长发,她乐呵呵地上台,可还是一张口就哽咽难言,感染艾滋病毒后的所有苦辣酸甜,即使跨着17个春夏秋冬,还是在这一瞬间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被感染艾滋病,如今41岁的刘丽萍也许还会继续她的小生意,而绝不会是在临汾红丝带学校当老师,可偏偏,没有这样的如果。

从得知病情的那一天起,刘丽萍无论面对电视还是相机,从不躲闪,从不遮面。好多人好奇她哪里来的勇气?她豪迈地扔出八个字:我是病人,不是罪人。…[详细]

初三学生璐璐:三年后我要上人民大学!

三年后,我的目标是中国人民大学,我要让大家看到,艾滋病学校的孩子也是可以考上大学的!”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昨天,国家卫生计生委组织的主题宣传活动走进人民大学,来自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初三学生璐璐(化名)在现场大声说出自己的梦想。

《永远在一起》是一部防艾公益宣传片,里面的小主角大多是来自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他们的坚强、乐观感动了现场所有的观众。

璐璐(化名)是其中一位小主人公,她今年已经初三了。据主持人介绍,璐璐成绩非常好,她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大学生。当主持人问璐璐想报考哪所大学时,璐璐不好意思地笑了,而台下来自人大的大学生们则大声地提醒璐璐:“人大!人大!”也许是大家的鼓励感动了璐璐,这个小姑娘突然向主持人举起手,拿起话筒大声说:“我想报考的是中国人民大学!我想让所有人知道,艾滋病学校的学生也是可以考上大学的!” …[详细]

老徐:在医院最受歧视 医生用纸垫拿挂号条

2000年,北京人老徐(化名)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当时他以为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儿子考上重点高中。但13年过去了,老徐已经55岁,身体恢复得非常好,偶尔还去爬爬香山。最让他感到幸福的是,看到了儿子大学毕业、工作、结婚,“我没想到能活这么久。”

记者:得病这么多年来,您觉得在哪里最受歧视?

老徐:是医院。因为在其他地方,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是艾滋病患者。得病这么多年,只有我妻子知道,我的邻居、亲朋好友都不知道。但是医院可以通过化验知道我的病情。

记者:在医院受到过不公正待遇吗?

老徐:太多啦。最严重的一次就是我突发严重胰腺炎住进一家三甲医院ICU,住院第四天还没脱离昏迷的我就被转进单间,等我醒来后发现什么治疗都没有,别说医生护士了,连扫地的都不进我屋。后来我才知道,在我昏迷的时候,医生给我做了艾滋病毒检测。我当即打电话给市疾控和区疾控投诉。后来医院向我道歉,并给我继续治疗了5天。不过主治大夫仍然很生气,他质问我为什么不提前告知医生,我马上回应,如果我告诉你们了,你们还会抢救我吗?…[详细]

1至9月7万感染者 九成经性传播

今年1-9月,全国新发现(发现报告)艾滋病感染者、病人约7万人,其中89.9%是经性传播。同性性行为导致的感染比例在快速增长。

大学生群体感染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统计显示,国内15至24岁的青年学生感染者占全部艾滋病感染者的比例,已由2008年的0.9%上升到2012年的1.7%。在感染的青年学生中,95%是男学生,70%是因男男同性性行为导致的。…[详细]

往期回顾:公共浴所应该对艾滋病人说“不”?

近日,国务院法制办就商务部起草的《沐浴业管理办法》征求意见。该办法拟规定,沐浴场所应在显著位置设立禁止性病、艾滋病患者入浴的警示标志。该征求意见稿公布后,公共浴所对艾滋病人说不有没有必要,也引发了业内人士和社会公众的争议。

假如《沐浴业管理办法》应多数公众的要求禁止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患病者进入公共澡堂沐浴,那么如何操作?是医护人员进驻澡堂,让每位欲进澡堂洗浴的人验血之后才入浴呢,还是让每个人带一张医院艾滋病病毒检验报告进门,凡是阴性者才可以入浴,凡是阳性者禁止入浴。如此办理,岂非又增加了造假、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和感染者的对抗,甚至澡堂的倒闭?没有科学论证,而且难以操作的规定岂非画蛇添足或庸人自扰? …[详细]

结语

在主观上,善良的人们希望艾滋病患者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参加到各种社会活动和工作中去。但在客观上并不太可能。它毕竟是一种疾病,患病者总会有区别于健康人的某些特质与局面,不是天真地认为把眼睛闭上,这种“不同”它就不存在。哪些是他们适合的?哪些是他们不适合的?甚至哪些权利可能会得到保护?这些归根到底都取决于社会对疾病的认识水平,认识更全面,得到的可能会更多,但首先它是需要时间和耐心的使其从低级野蛮阶段发展到高级文明阶段。

出品:央广网新闻中心

全景浏览

图片

新闻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