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被查

.

11月26日晚,一条“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持假护照从深圳闯关,欲赴加拿大被截获。据称已交待招生等问题涉案金额达数亿元”的微博在网上热传。

随后,中国人民大学确认,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涉嫌违法违纪接受调查,教育学院执行院长胡娟也被免职协助调查。

这一事件让我们看到了招生腐败的现实问题,然而或许这只是冰山一角,自主招生的腐败问题或许由来已久。

今年9月26号,中央第十巡视组向人大反馈巡视情况时,提到了干部职工反映的一些主要问题,包括“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巡视组组长陈际瓦在会上表示,收到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移交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和有关部门处理。

教育部表态:公平是自主招生前提 出现问题将严肃查处

教育部对高校反腐高度重视、态度坚决、旗帜鲜明,也要求人民大学配合有关部门认真进行核查。如果确实有问题,依法依规查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表示,对于高校自主招生,教育部有明确规定,就是要阳光招生、公开公示,确保公平公正。这是高校自主招生的前提,哪个学校出现问题都将严肃查处。…[详细]

蔡荣生简介:
1987年清华大学本科毕业;1992年人民大学硕士毕业;2002年人民大学博士毕业。在任招生就业处处长之前,曾任学生处处长、党委武装部部长。其在黑龙江交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担任独立董事。

高招腐败三大“重灾区”

.

自主招生:点招名额涨到百万元

业内人士指出,高校试点自主招生的初衷是为了提高高校的招生自主权,让少数考分不够但某一方面拔尖的专才能进高校深造。但在具体执行中,有的“点招”异变成为权力和金钱的交易。

东部某院校工作人员坦言,“点招”也随行就市,由于今年点招指标下降,一个名额已经由去年二三十万元涨到了100万元。

一位211高校负责人坦言,对于主管领导来的照顾某考生的“条子”,学校只能通过自主招生的途径将其录取。

破格补录:信息不对称致权钱交易

一位高校招生办工作人员透露,每年高考录取结束后,由于招生指标未完成、被录取考生放弃等原因,一些高校会通过补录完成招生计划。虽然补录也有最低分数限制,但因信息不对称、监管不严,成为权钱交易的重灾区。

调换专业:花钱“买”好专业

吉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于兴昌的众多受贿记录中,大部分皆与考试录取、调整专业有关,其第一笔受贿就来自于帮助一个学生调换专业收取了1万元钱。…[详细]

自主“招生”变自主“寻租” 100万可上人大?

.

2003年,自主招生在全国启动,至今已有10年,首批试点的22家高校就包括人大。

这项招生政策的初衷是,通过高校自主考试,选拔具有超常创新和实践能力,或有特殊才能、综合素质名列前茅的应届高中毕业生,高考后,可以通过低于高校指定分数线的分数进行录取。但令人遗憾的是,自主招生10年来一直伴随着各种质疑的声音,人大亦不例外。

多位人大的老师和学生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蔡荣生和人大在招生上的“黑幕”早有耳闻。而一位参加过人大艺术特长生考试的学生则表示,“100万上人大,大家都听说过。”。

在自主招生中,高校一直有自主权,特别是2005年教育部出台规定,在统招时,省级招办可将高校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档案提前批次投档,这极大增加了高校的选择权。自主权越大,就给“人为干预”留下了空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目前高校自主招生的过程中,学校处于强势地位,一方面把自主招生变为抢生源的手段,另一方面则制造权力寻租空间,只要有行政人员的参与,权力的寻租就是难免的。…[详细]

缺乏制度规范、外部监督 自主招生存暗箱操作

.

在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助理张志安看来,自主招生避免了按高考成绩搞“一刀切”,“如果把自主招生的制度更加规范化,透明化,将极大地减少暗箱操作的可能。”

目前,大多数学校的自主招生都由学校命题、评卷,而包括人大在内的一些高校形成了统一测试的“联盟”,学生参加联合测试。某重点高校负责招生工作的老师介绍,一般来说,联合命题比单独命题更严谨,评分环节也更严格。然而当前,几乎没有高校的自主招生设有分数核查的环节。

不过,该老师介绍,在自主招生中,考生们在笔试环节的分数差距并不大,关键在于面试。据了解,诸多高校的面试程序都较为严格,考生在进入考场前,并不知道考官是谁。但招生办公室的负责人大多有权力提前拿到考场分配名单。“能否在名单出炉到考生进入考场前向考官打好‘招呼’便是关键。”

我国1998年颁布的《高等教育法》将“招生自主权”列为高校七项自主权之首,为其后高校自主招生改革提供了法律依据。但另一方面,现有相关法律对高校具体的招生办法并未作出明确限定。而招生办法,也难以用法律的形式进行规范。…[详细]

近年来高校腐败大案

.

■2013年7月,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常务副院长陈英旭被指控授意其博士生陆续以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等手段,将1023万元专项科研经费套取或者变现并非法占为己有。

■2013年,江西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教务处处长、新校区建设办公室主任王国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法院查明,1999年以来,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600余万元。

■长春大学原副校长门树廷在2003年至2011年间,利用自己负责学校后勤和基建的职务之便,索取和收受他人贿赂939万余元。…[详细]

避免自主招生腐败 公开、透明是良方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随着高校招生自主权越来越大,腐败案件也时时曝出。内部指标不被公开,制度空间缺乏监管,保送加分暗箱操作,行政权力介入招生,且难受制约,焉有不出问题之理?”

调查发现,当前高校自主招生中,教育部门也要求做到公正公开,可没明确公开到何种程度。以自主招生为例,公示项目最多的省市只包括7项,考号、姓名、性别、科类等,这些信息公众根本无从监督,而最关键的学业成绩、笔试、面试评价等,反而不在公示之列,操作的空间由此滋生。

“根除高校招生环节的‘黑幕’,需‘猛药’医治,良方就是关键信息要公开。”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副教授殷飞表示,对高校赋予更多自主权利的同时,更要对其相关环节进行有效的监管。

正如中国青年报一份调查显示,81.9%的公众呼吁自主招生过程更加透明,66.1%的人认为原因是自主招生政策本身存在漏洞。要想让自主招生更加公平,关键还是要公开招考信息。…[详细]

招生公平:守住教育公平的真正的最后底线

众所周知,高考“唯分数论”弊端多多,为了纠正应试教育之偏、结出素质教育之果,我国逐步在各高校推行自主招生制度,这无疑是高考改革的正确方向,人们对此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相对于其他领域的腐败,招生腐败无疑是对社会更深层的伤害:它不仅动摇了一般意义上的公平原则,而且还在动摇着社会基本的价值观念。原本,人们相信知识是可以改变命运的,可以通过高考实现人生的改变。从某种意义上说,高考就是他们最后的依靠,高考就是一种对公平的信仰。

有人说,高考公平是教育公平的最后底线;可事实上,即便高考组织得再公平,如果招生腐败不除,也无教育公平可言。所以,高招公平才是教育公平真正的最后底线。

人民大学解释自主招生“圆梦计划”时说,“人民大学作为一所高校有其社会责任,但无法满足所有学生的需求,(三代无大学生)这个条件主要是想让最贫困、最有上学需要又最需要帮助的学生圆梦。”然而刚爆出招生丑闻无疑是对这一解释删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连招生公平都无法保证,如何照亮寒门学子的梦想!…[详细]

结语

蔡荣生涉腐案并不能否定自主招生制度,但它无疑为各高校自主招生敲响了警钟。别让高招腐败坏了公平,别让高招腐败击碎学子的信念,别让高招腐败粉碎教育的崇高。

出品:央广网新闻中心

全景浏览

图片

新闻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