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闻中心 > 央广网国际 > 即时要闻

央广网

做有品有德的国际规则倡导者

2016-07-22 12:56: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不知从何时起,自视为“世界霸主”的美国开始把“规则”一词挂在嘴边,动不动指责其他国家违反“规则”,还号称要建立“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也不知从何时起,美国对中国格外“上心”,经常用“规则”来比照中国,声称中国在海洋、网络、经贸等等方面没有遵守规则。更不知出于何种逻辑,堂堂美国总统竟然宣称,亚太地区只能由美国而不是中国来制定规则。众所周知,中国向来是文明礼仪之邦。“礼者,理也”,也就是规则。中国人讲规则,更讲“行胜于言”。既然美国言必称规则,我们不妨先来看看美国是如何做的。

  一、玩弄国际规则的高手

  不能不说,美国是一个精于制定和巧于利用规则的国家,但前提是这些规则只能管别人,不能管美国。美国对待国际规则有一些惯用的手法:

  伎俩一:制约过程中说翻就翻。如果美国感到自身利益受损,即使是美国自己推动制定的规则,美国也说翻脸就翻脸。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联合国的前身——国际联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大力推动成立了国际联盟,却被美国国会批评损害了美国主权。直到国际联盟解散,美国也没有批准《国际联盟盟约》。另一个则是眼前的例子。美国现在俨然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维护者自居。这个《公约》当年确实是美国发起的,整个谈判进程也是美国主导的,但当美国发现《公约》可能约束它“航行自由”、影响它霸占国际深海矿藏时,立刻就站到了《公约》的对立面,成为联合国100多个成员国中4个投反对票的国家之一。更为甚者,迫于美国的霸道,广大发展中国家不得不同意重开谈判,修改相关条款,满足了美国的非分要求,但即使如此,美国时至今日仍未批准该《公约》。更为可笑的是,美国还拿自己都看不上的《公约》大做文章,台前幕后地操纵南海问题,这不怕被打脸的功夫,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伎俩二:达成的条约想退就退。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曾于1972年签订了《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即《反导条约》),这是美苏开展军控和裁军谈判、维持战略安全稳定的基石。时至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逐渐发现苏联实力今不如昔,认为力量对比的天平开始向自己倾斜,可以不再受《反导条约》的约束了。苏联解体后,美国更加肆无忌惮,要求同俄罗斯重开谈判,修改《反导条约》的实质性条款。尽管俄罗斯表现出相当大的灵活性,力图挽救《反导条约》;尽管联合国连续三年通过决议,要求遵守和维护这一条约,但美国铁了心要抛弃《反导条约》,甚至连这一条约形式上的存在也不能接受,终于在2001年退出《反导条约》。从此,美俄之间再难开展有实质意义的裁军谈判,多边裁军谈判也因此大受影响。最近网上有一个很热门的帖子,梳理了“那些年,美国退出的国际组织”,可以一并作为参考。

  伎俩三:已有的规矩能绕则绕。2001年小布什政府上台, “新干涉主义”强硬派人物把持了政府关键岗位,以反恐为名密谋发起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把敢于叫板美国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斩草除根。但美国的战争图谋遭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坚决反对,连法国、德国等北约盟友也和美国闹翻了脸,公开站出来对美国说“不”。美国却仍一意孤行,派国务卿鲍威尔到联合国安理会,推销伊拉克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假情报。安理会也不买美国的账,拒绝给美国以动武授权。美国恼羞成怒,竟将《联合国宪章》视为废纸,绕开联合国安理会,纠结英国等一小撮国家悍然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并将其绞死。美国入侵给伊拉克民众造成了深重灾难。时至今日,伊拉克仍战乱不止,几乎天天在流血,整个中东地区乱局也可以追溯到这场战争。今年7月6日,英国发布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认为这场战争不仅“没有必要”,干涉的法律基础也“远不能让人满意”。当年紧紧追随美国的英国首相布莱尔被整得灰头土脸。而这场战争的主谋——美国政府却以一句“我们目前主要向前看”,轻飘飘地回避了战争的责任。

  伎俩四:规则之墙可以后门洞开。核不扩散体系是美国在国际上高举的一面旗帜,但美国为了所谓的战略目标也可以穿墙打孔。今年6月,美国为了讨好印度,大力推动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NSG),失败后又将原因归于中国。“核供应国集团”本因印度而起,因美国而生。1974年印度进行核试爆后,美国推动成立“核供应国集团”,加强对核设备、材料和技术的出口管控,并规定只有《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成员国才能加入,目的就是限制印度。但到了2008年9月,小布什政府为拉拢印度,竟游说“核供应国集团”把印度作为“例外”,为美印达成民用核协议打开了方便之门。现在的奥巴马政府更是不知道从什么大战略出发,在印度未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情况下,硬要将印度请进“核供应国集团”。且不说美国为了一己之私如此拿规则当儿戏,单是这套前倨后恭的本事,连战国时期纵横家苏秦的嫂子也自叹勿如。

  伎俩五:国际裁决拒不执行。现在大家都已知道,“南海问题临时仲裁庭”是一个草台班子,但这样一个“三无机构”就菲律宾前政府滥诉中国案作出非法结论后,美国迫不及待地要求中国必须接受和执行它的“裁决”,全然忘了自己是如何对待联合国正式机构——国际法院的裁决的。1984年尼加拉瓜向国际法院起诉美国的案例已广为人知。美国在这个案件上树立了三个恶劣先例:一是先参与应诉又中途退出;二是国际法院裁决后拒不执行;三是在尼加拉瓜策划政变,迫使尼加拉瓜新政府撤诉和解。此外,1999年德国起诉美国的“拉格朗案”,2003年墨西哥起诉美国的“阿韦纳和其他墨西哥国民案”,均要求美国暂缓对涉案本国公民执行死刑,并得到国际法院的支持,但美国一律置若罔闻。非但如此,美国还任性地退出了1963年《关于强制解决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之争端的任择议定书》。

  美国玩弄国际规则于股掌的案例还有许多,包括美国一贯以国内法否定国际法,动辄对他国进行“长臂管辖”,这里受篇幅限制难以一一枚举。人们已可清楚地看出:在美国的眼中,规则是对别人的,美国自身是例外;规则是否有约束力,其他国家没有发言权,只有美国才说了算;规则也可以是一种奖惩,顺从美国就可以从宽,不服美国就要从严。说到底,美国并未将规则作为一种行为规范,而是当作维护自身利益和霸权地位的便利工具。难怪现在美国政府发言人的破绽越来越多了,全世界看美国的眼光越来越复杂了,跟着美国走的国家也越来越犹豫了。

  二、美国热衷打“规则牌”源于战略焦虑

  按理说,由于历史纪录并不光彩,美国谈起规则来应该自感底气不足,为何这几年来却高调扮演“护旗手”的角色,不断对其他国家打“规则牌”,尤其对中国“情有独钟”呢?不少研究者把这种不正常现象归结为美国越来越明显的信心下降和焦虑上升。

  一是担心“第一大经济体”地位不保。从十九世纪末期开始,美国经济就跃居世界第一,并一直保持着这项桂冠。美国超群的国际影响和地位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美国对此习以为常,并发明了一整套理论,吹嘘只有实行美国式的民主,才能实现经济的繁荣。时至今日,美国突然发现中国有一天可能超越它,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将不再是世界第一,这让美国难以接受。更重要的是,美国向世界兜售了几十年的理论体系行将宣告破产,也就是说,其他国家可以不走美国的道路,也能取得经济上的成功。这可是真正动了美国欺世盗名的本钱。

  二是担心“全球老大”地位不保。美国一向以所谓“自由世界”的领袖自居。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主动扮演起“全球领袖”的角色。美国总统甚至声称,美国要“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而乌克兰危机一下子把美国拉回到现实世界。美国突然发现,俄罗斯居然敢挑战它的权威,把美国确定的欧亚秩序撕开了一个口子。在无可奈何之际,美国又担心中国可能效仿俄罗斯,在亚太地区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有人不把“老大”放在眼里,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收拾他们,这让美国很是烦恼。

  三是担心“同盟盟主”地位不保。美国在冷战期间建立了庞大的安全同盟体系,冷战已经结束二十多年了,美国仍竭力维持其“盟主地位”。面对中国的赶超势头,美国常常宣称它盟国众多,中国则日益“被孤立”,以寻求内心的平衡和安慰。殊不知构建安全同盟属于冷战思维,早已过时。而且,在经历了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和一场危机(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已不再是从前的美国。美国的盟友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担心这个“盟主”在关键时候靠不住;美国也越来越担心被盟友绑架,把自己拖入一场不情愿、不必要的冲突。钓鱼岛之争如此,南海问题也是如此。

  其实美国最大的问题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在美国国内。近几年来,美国不断发生恶性枪击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美国警察枪杀黑人事件也频频曝光,引发大规模的抗议示威。美国人心头的伤口一次次被撕裂,但由于政治极化,共和党和民主党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尖锐对立,导致政府在禁枪、消除种族歧视等方面难有任何作为,加之就业机会减少、贫富差距加大,民众的不满情绪高涨,社会矛盾空前激化,60%以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正进入关键阶段。地产大亨特朗普异军突起,接连挑战美国的“政治底线”,却依然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使美国的政治精英们大跌眼镜。许多人认为,特朗普正是利用了美国民众的愤怒情绪,向美国的“政治正确”发起冲击。已经退选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桑德斯也曾在美国刮起强大的政治旋风,给希拉里·克林顿造成了巨大压力。人们注意到,美国政客们正在把民众的愤怒引向国外,把美国的失败归结于全球化和其他国家的成功,这种动向值得高度关注和警觉。

  三、中国是国际规则的模范执行者和贡献者

  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同时也是受益者。”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之所以取得长足的发展和巨大的进步,相当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模范地遵守了国际规则,合理地运用了国际规则,并且为国际规则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中国过去是这样做的,今后也会继续这样做。我们不会因为一些国家对中国滥用规则而放弃对规则的执守,也不会因为某些国家在规则上的言行不一而降低自己的标准。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倡导的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维护世界最大多数国家利益的国际规则,而不是美国量身定制、服务少数国家利益的规则体系。美国政府声称中国“以大欺小”“以武力威胁邻国”,但连美国学者也不认同。美国前白宫高级官员、布鲁金斯学会知名学者贝德表示,“在遵守《联合国宪章》禁止使用武力和不干涉内政等原则方面,中国比其他大国做得都好”。中国还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派遣维和人数最多的国家。美国以南海问题为借口,指责中国“违反国际法”“不遵守国际规则”。事实上,菲律宾前政府提起仲裁本身就违背了中菲双边协议,也违反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临时仲裁庭接受仲裁并超出管辖权进行裁决,已严重背离国际仲裁的一般实践;而仲裁结果不仅严重侵犯中国的合法权益,也严重违背国际法,是无效的、不合法的、没有拘束力。中国政府对此不接受、不承认,既是依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更是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因而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

  中国尊重全球性的国际规范,也重视地区性规则的作用。过去几十年里,亚洲保持了总体和平,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创造了世界瞩目的亚洲奇迹,这些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秉持亚洲价值理念、奉行亚洲行为方式密不可分。亚洲方式是什么呢?就是基于亚洲的多样性,相互尊重,和平协商,循序渐进地解决问题。在美国“重返亚太”之前,中国与东盟国家就是以这种方式保持了友好、合作的大局。但这种局面不是美国所愿意看到的。美国通过推行“亚洲再平衡”政策,对亚洲国家“分而治之”,迫使中小国家在大国博弈中选边站队,给本地区埋下了动荡不安的严重隐患。

  中国强调遵守规则,也主张与时俱进,不断改革和完善规则,以反映世界新的现实和需要。世界在变化,人类在进步,国际规则也不能一成不变。中国倡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是针对亚洲及相关国家新的发展需要,以新的形式促进亚洲与世界的共同发展,是对现有国际多边机制的重要补充。新的国际规则应该由大家来共同制定、共同遵守。规则面前一律平等,没有特权或例外,任何国家都不能垄断规则的制定权、解释权和仲裁权。包括以制定新规则为名搞排他性的小圈子,也是注定行不通的。

  中美两国是数一数二的世界大国,肩负着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特殊责任。两国在国际规则问题上既有不同点,也有共同点。当今世界新事物、新问题层出不穷,新矛盾、新冲突不时涌现,确保世界依据规则顺利运转符合中美双方的共同利益。中美之间不应该开展军备竞赛,而应进行遵守规则的比赛;不应竞争国际规则的主导权,而应比试谁对国际规则的进步贡献大。公道自在人心!我们呼吁各国都来做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有品有德的国际规则倡导者。

编辑:徐芳

关键词:规则;临时仲裁庭;拉格朗;大国博弈;国际社会

说两句

相关阅读

男子因拆迁补偿款杀父害母 着便装受审(图)

5月19日,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开庭审理被告人贾某故意杀人一案。这是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以下简称“规则”)自5月1日施行以来,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以“庭审开放日”形式公开审理的一起案件。

2016-05-19 16:47:00

多个中国使领馆阐述中方立场反对南海仲裁结果

张济宇指出,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所谓临时仲裁庭裁决的影响,不接受任何基于该裁决的主张和行动。中国驻芝加哥代总领事王永致函《芝加哥论坛报》评论版主编,批驳该报先前发表的一篇妄称中国导致南海争议升级、指责中方不接受仲裁的社论文章。

2016-07-21 21:01:00

法学专家: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所谓裁决没有法律效力

陈冀平是在当日由中国法学会、中国国际法学会、中国海洋法学会共同举办的南海仲裁案法律专家座谈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新军表示,判定南海部分岛礁领土主权归属是处理菲律宾诉求的前提,但仲裁庭却将二者割裂。

2016-07-21 20:43: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猜你喜欢

视觉焦点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