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央广网首页  |  快讯  |  文史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国内精选 > 正文

浙江最穷“为民书记”患癌 400多村民为其凑钱(图)

2012-01-17 13:38  来源:钱江晚报我要评论 

 

病榻上的徐东兴还在计划着村里的事情

 

  他只读过两年书,却连续两届全票当选村支书,真心干事服气全村人

  他的病一拖两年,晕倒入院那天还在帮老人喂兔子;全村村民如今唯一心愿——

  救救我们的“为民书记”

  他只念过两年书;他两届全票当选为村支书;去年,他被确诊为淋巴癌,全村400多村民为他凑齐3万多元的住院费。

  现在,面对着以后的巨额医疗费,这些一点都不富裕的村民向社会发出了求救声:“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好书记徐东兴。”

  徐东兴是(浙江丽水)景宁县标溪乡东车村村支书,为什么他病倒后,会有这么多村民一起跟着揪心?

  75岁的严有钱说,“他教我喂兔子。”82岁的五保户徐有元则念叨,“他像儿子一样,每天来看我。”21岁的严鹤东的回答是,“我读书时,他常鼓励我,我考上大学,他比谁都高兴。”

  听起来,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于东车村村民来说,每一件小事都让他们感到温暖,因为这些都是他们生活中的大事。

  他是个“拖病支书” 挂着村里事,看病拖了一年

  脸色蜡黄、头发稀疏……枯瘦的徐东兴躺在丽水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显得有些虚弱, 医生说,这是化疗后的正常表现。即便如此,见有来人,徐东兴都会报以微笑。

  徐东兴是去年9月中旬被丽水市人民医院确诊为淋巴癌的,昏迷入院前一天,他还在帮村里75岁的严有钱喂兔子。

  严有钱过去一直以种毛竹为生,年纪大了后,没力气种了,徐东兴就推荐他去喂兔子。这之后,徐东兴隔三差五就去他家看兔子。

  被确诊的头一天上午,徐东兴吃了就吐,但依旧雷打不动地去看了兔子。

  “兔子要打防疫针了,过几天我去乡里给你联系技术员。”徐东兴几乎是喘着气交代完这些事情。

  “你的脸色很不好看,去看医生,身体要紧,兔子没事的。”严有钱不断规劝着徐东兴。

  徐东兴没有理会,一直挂着兔子的事情。

  当天晚上6点,徐东兴忽然出现间断性昏迷。得知消息后,村里人自发出动村里的三辆小货车护送徐东兴下山。

  第二天徐东兴就被确诊为淋巴癌。

  “他要兔子防疫病,他有病却不去治疗。”严有钱喃喃地说。

  其实,村主任严建云早在2008年就发现徐东兴有点不对劲:“他的嘴巴经常烂,每次喝开水,一喝就痛。”

  随着时间推移,徐东兴的毛病越来越厉害:口腔溃疡不能吃饭,耳朵、脖子附近有鸽子蛋大小的红肿。

  有村民劝他去看病,徐东兴就说:“村里的路要修,五保户徐有元要人照顾、村里的廊桥还没有完全修好……”

  时间一长,不听劝的徐东兴便被村民取了一个善意的外号——“拖病支书”。

  他是个“为民支书” 威信高,连五保户都捐出500元要救他

  从景宁县城驱车一个小时才来到东车村,村里是一排排破旧的房屋,严建云说,东车村人均年收入不足4000元。

  徐东兴虽是村支部书记,但也是这个村最穷的人:几年前,徐东兴的父亲患癌症,前年,他的爱人又患上尿毒症,家里四处举债。

  徐东兴“拖病”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怕查出需要花大钱医治的重病。

  听到徐东兴病倒了,82岁的五保户徐有元当下就哭了,他立刻从箱底找出了500元,这是他所有的积蓄。“我的命是他捡回来的,我有多少就应该捐多少。”

  徐有元多年来一直独居在家,十年前,老人患病耳聋眼瞎,徐东兴主动承担起照顾他的任务。“他为我端屎端尿,跟我儿子一样。”

  去年夏天,独自在家的徐有元在家里右腿被蛇咬了,因为每天都去老人家,徐东兴发现后立刻把他送到医院。

  “东兴要是隔一天不来看我,我就没救了。他是我们的‘为民书记’啊。”现在的徐有元还在一分一分地攒着钱,“我一定要为救活东兴出点力气。”

  徐东兴“为民书记”的称号是景宁县标溪乡党委书记林一兵给取的。

  在一次会议上,林一兵说:“老徐干事情任劳任怨,做到了一心为民、为大家,却从来不为自己的小家,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为民支书’了!”

  徐东兴住院后,严有钱托人给他带去了5只兔子。“把兔子卖了,钱捐给东兴。”

  21岁的严鹤东从嘉兴学院寄来500元。“我考上大学了,他比谁都高兴,还给了学费,村里不能没有徐书记,他一定要活下去。”

  “县委组织部也捐钱了,但还差得很多,我们想向社会求助。”严建云说。

  他是个“团结支书” 全村一家人,他就是粘合剂

  身患重病的徐东兴为民做实事无数,但最让村民称道的是他能把村里不同姓氏的村民团结在一起,所以他也就有了“团结书记”的称号。这是村民严邦林给取的 。

  东车村里徐姓人口占了85%,村里有清朝时建造的徐氏祠堂、廊桥。2007年,徐东兴和村委会商议后决定保留古文化,从徐姓族亲处募得68万元后,重修廊桥祠堂。

  修葺一新后,徐东兴提议,改徐氏祠堂为东车祠堂。“村里还有其他姓氏的人,搞徐氏祠堂只敬奉徐氏宗亲,其他村民肯定会不爽。还不如叫东车祠堂。”

  “我们徐氏宗亲出钱,凭啥要改成东车祠堂。”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村里人都是一家人,搞这种小集团没意思,修个祠堂大家都要舒服就好。如果谁不愿意改,我愿意为他打工,直到还清他捐出的钱为止。”徐东兴的一席话让提出反对意见的噤声,也让在场参会的严邦林热泪盈眶,当下失态喊出“老徐,你就是团结支书”。

  如今的东车祠堂里,不仅有徐氏宗亲的祖先牌位,也有其他姓氏的祖先牌位。每逢节庆,村里不同姓氏的人都在这里祭奠先人。

  “这让我们很感动。”严邦林说,“这样好的书记,无论有多少难,我们都会坚持去挽救他。”(通讯员 钟根清 程昌福 本报记者 盛伟 文/摄)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刘梦

猜你喜欢

央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