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央广网首页  |  快讯  |  文史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国内滚动 > 正文

工业去库存艰难制约经济反弹力度 强回升料难现

2013-08-23 09:30  来源: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 

  22日公布的8月汇丰中国制造业PMI初值为50.1,创4个月新高。业内专家表示,受此前稳增长政策和企业补库存活动拉动,制造业景气度出现回升。此前公布的7月工业用电量、工业增加值等数据也显示经济增长呈现企稳迹象。

  对于经济反弹的力度和持续性,多位专家表示,今年经济增速有望围绕7.5%的中轴波动,不大可能强力回升。由于当前经济并未处在危机状态,而是在7%-9%这一新的增长区间,因此宏观政策在保持扩张性财政的同时,货币政策将维持稳健。

  近期美国QE退出预期日渐强烈,新兴市场受到资本流出冲击。专家表示,在美联储最终收紧政策之前,新兴市场仍有主动调结构以强化经济内生动力的时间窗。针对短期热钱流出带来的资金面紧张,央行除逆回购外,必要时不排除降低存款准备金率。

  经济形势逐渐好转

  “目前经济形势是略有好转,但反弹力度恐有限。”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范剑平表示,与出口、PMI相比,工业品价格走势更能准确反映经济走势。近期钢材、煤炭、水泥等工业品价格上涨,确实反映出市场供求关系改善,经济正从底部企稳回升,未来经济增速大幅下跌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对于经济反弹的延续性和力度,多位专家表示不可过于乐观。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曾预计,四季度中国经济将触底反弹,并进入新一轮的高增长。但后来他修正了这一看法。他认为,预期的大结构调整并未到来,外需仍然低迷,国内的生产过剩没有内需出路,经济增长就走不出低迷格局。

  王建表示,上半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一季度的30.3%提高到53.9%,说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更强了。但在20.1%的投资增长率背后,是在建项目增长18.8%、新上项目增长15.1%,制造业增长17.1%、通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6.9%。统计局公布的投资增长率是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的增长率,制造业与设备制造业投资增长率低于总的投资完成额增长率,说明产能释放高峰已逐步过去,而在建项目投资增长率与新上项目投资增长率较总投资增长率呈台阶式下降,说明未来的投资需求正在明显萎缩。上述数据在7月份仍呈现相似格局,没有明显改善。

  范剑平表示,目前工业去库存的过程十分艰难,并不彻底,这从根本上制约了经济反弹的力度。就去库存而言,如果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增速低于工业生产增速,只是相对去库存;如果企业产成品库存负增长,则是绝对去库存。目前的情况是相对去库存,且库存增速一度降到7%左右之后又回升至8%,说明部分产能过剩行业又重新投入生产。

  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自6月底以来,政府和央行采取行动使银行间市场利率保持相对稳定或“紧平衡”状态,信贷增长的逐步放缓将拉低四季度经济增速。经济上行和下行风险较为均衡,预计三季度GDP环比增速将温和反弹,同比增速将稳定在7.5%;四季度同比增速可能降至7.2%-7.3%。

  必要时可考虑降准

  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表示,2010年以来,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主要是受金融抑制的影响,结构性货币供给不足导致资金利率越来越高。由于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没有足够的货币供给,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过高,经济增速自然会降下来。因此,应将金融紧缩转为金融扩张。今年7月以来,央行每周都是货币净投放,通过公开市场业务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力度相对不足,“高利贷”依然泛滥。他建议,下半年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或降低定期存款利率,加大力度解除金融抑制。

  范剑平表示,尽管上半年信贷高增长,但具体有多少信贷资源支持了实体经济存在疑问,其中一部分恐怕用到了地方债务的借新还旧。下半年货币政策总体保持稳健,信贷增速可能放缓,但对于保持经济增速“七上八下”已足够,而且资金面的紧平衡更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对于短期热钱流出可能造成的资金面波动,央行将通过逆回购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等手段来保持信贷平稳,不会明显收缩。

  面对今年的经济形势,中央多次强调“上下限”的思路,出台多项“微刺激”政策,如减税、棚户区改造、轨道和高铁建设、节能环保、消费升级和信息消费等。政策的着眼点仍在统筹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关系,而不是单纯的加杠杆和刺激经济增长。

  “事实上,决策部门已开始采用供给学派的药方来应对经济增长放缓,宏观上采用中性货币政策加扩张性财政政策的组合,微观上通过放松管制、减免税收等措施来释放企业活力。虽然见效慢,但这样的经济增长更可持续。”范剑平表示。

  优化房地产调控政策

  专家表示,基建和房地产投资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未来也将面临结构性调整。

  王建表示,目前应明确以城市化为投资方向的政策取向,从根本上改变现有不合理的城乡人口比例,从而使社会总供求从失衡转向对称。城市化投资不仅会在短期内创造出投资需求,还会在长期内创造出庞大的消费需求。

  范剑平表示,配合城镇化建设,基建投资应在铁路、高速公路网络、城市地下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着力。对于房地产投资,随着房地产价格走势呈现地域性分化,应进一步优化房地产调控政策,不能只关注房价,而应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来规划。例如,三四线城市控制节奏、一二线城市加大周边地区土地供应。

  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出现回升势头。范剑平表示,由于城市综合实力相对不足,经济、教育、医疗、社保体系等方面有待完善,不少三四线城市面临人口外流问题。然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新开工增速高出全国平均水平,风险正在集聚。受经济产业转型、人才流入的影响,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供应不足。目前东部沿海地区的房地产风险较小,中部地区房价风险偏大,西部地区由于经济产业发展较弱,风险偏大,形成西北风险集中圈。

  “房地产调控应避免一刀切,土地出让指标不应再平均分配,而应根据城镇化带来的人口流动进行结构上的调整。”他表示。 记者 丁冰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海量

央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