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文史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新闻中心 > 央广网国内 > 国内滚动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痴迷玉石 占其受贿总额近八成

2014-01-06 16:44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说两句  分享到:

  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检查。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

  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玉石,色泽温润,晶莹剔透,历来深受人们喜爱。古人常把君子之德和玉石品质相提并论,更是提升了玉石的文化内涵。

  然而,对于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来说,玉石映照出的不是他的君子之德,而是在纵好图利驱使下的腐化堕落轨迹。一块块精美的玉石,如今却成了他一笔笔受贿的铁证。

  玩物丧志:从痴迷爱好到放纵图利,他沦为欲望的“俘虏”

  古人云:“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爱好是把双刃剑,既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也会玩物丧志、因好致害。

  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

  “玉石是身份的象征,集文化艺术价值、现实价值和收藏价值为一体,玉能养人,人能养玉,经常与玉接触能促进玉与人的物质交换。”说起玉石,倪发科顿感精神,眼睛发光。

  在赏玉、玩玉的需求感和满足感的驱使下,倪发科不能自已: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穿得多时,脖子上还要戴上一个玉石挂件;每到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一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蜡、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挤时间到当地的玉器市场或商场看一看,甚至借机绕道到玉石产地和玉石市场;随身携带小电筒、放大镜,到商场、古玩城检验自己的赏玉水平,在与玉石老板的交流中,享受当专家和被认同的快感。

  倪发科还喜欢“斗玉”,常约上几个玩家,各带几块好玉,一起欣赏,比比谁的玉好。此时的倪发科,已全然忘了自己是高级领导干部的身份和该有的自我警醒、自我约束。渐渐地,倪发科玩得越来越出格,越来越放纵。

  倪发科钟情于玉石,不止于爱好,更因为他深谙其价值。他说:“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感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给后代留些有价值、有文化艺术品位的优秀作品和财富,远比留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苍蝇专叮有缝的蛋。一些老板早就觊觎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就怕你没爱好。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等老板就一次次投其所好,为其买单。而倪发科明知玉石价值不菲,却照收不误,对好的和田玉更是来者不拒。

  在这些老板中,吉立昌给倪发科送玉石玉器最多,价值也最高。

  2011年春的一天,与倪发科已“深度”交往多年的吉立昌来到倪家“汇报”工作。看到吉立昌腰上挂着一个玉石手把件,倪发科就让他取下看看。把玩了几下,倪发科说:“这个手把件品相一般。”从中嗅出一些“意味”的吉立昌连忙说,家里还有3块新疆朋友送的玉石籽料,可以拿来请他鉴赏一下。

  很快,吉立昌回家将3块玉石籽料送到倪家。“不错、不错,是和田玉籽料。”倪发科摩挲着玉石说。“倪省长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倪发科客气一下,就收下了。

  此后,两人经常在一起谈论玉石。因为吉立昌对玉不太懂,倪发科就专门介绍一位玉石专家与他认识。2011年5月的一天,倪发科让吉立昌和玉石专家一起去新疆买玉,吉立昌心领神会,就联系玉石专家一起飞到乌鲁木齐。吉立昌回合肥后将购买的玉石全部拿到倪发科家中,让倪挑选。最终,倪发科选了1个带木底座的玉摆件、3个手把件、2个玉挂件和2条籽料手链,价值约50万元。

  2011年6月,吉立昌和玉石专家再次前往新疆,买了20多块籽料,花费约100万元。送到倪家中后,倪发科细细把玩、鉴赏之后,全部收下。

  2012年5月,吉立昌到乌鲁木齐办完事后专程绕道和田买玉。他这次买了一个长约七八厘米、宽约六七厘米,椭圆形,全身包红褐色皮的籽料,价格95万元,还买了大大小小的其他一些籽料。回合肥没几天,吉立昌就将这些玉石拿到倪发科家中,那块价值95万元的籽料让倪发科爱不释手,首先被选中。这一次,倪发科从中挑选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

  给倪发科送玉较多的还有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黄某某。

  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黄某某到倪发科家里看望,聊天中得知倪对玉石很有兴趣,马上表示,下次来带一块送给倪欣赏。随后,他就来到合肥市一家玉器店,花16万元买了一块雕刻好的玉石手把件。倪发科没推让就收下了,还说:“这块玉石白度不够,我更喜欢白度好的原石。”黄某某明白倪发科的意思,就说下次再帮着找找看。

  过了一段时间,黄某某去另一家玉器店买了一块和田玉原石,白度较好,扁圆形,购买价格16万元。倪发科这次表示很满意。

  不仅玉石玉器,对于字画,倪发科也照收不误,因为他懂得“字画有一定价值,可以留给下一代”。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就开始收受字画,并一直延续到案发前。专案组从其家人处扣押的字画有90幅之多,其中,2003年至2007年,仅收受黄某某所送名家字画就达15幅。

  玉本无瑕,奈何贪欲作祟。表面看,倪发科似乎是“栽”在了玉石上;然而,根本上还是私欲膨胀,他被自己的贪欲所“俘虏”。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倪发科接受了吉立昌、黄某某等老板送的大量好处后,原则、底线被抛在一边,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为他们牟利。

  为了吉立昌公司的发展,倪发科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其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立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对于另一个“信赖的朋友”黄某某,倪发科屡次违规四处打招呼、施加压力,帮助其更改项目规划、调整容积率、逃避处罚等,使其从中获取巨大收益。

  除了收受吉立昌、黄某某的巨额贿赂,倪发科还接受丁某、郑某等个体老板给予的支付旅游费用、免费装修房子等好处。作为回报,倪发科为他们公司的房地产开发等项目滥用权力,当“掮客”拉关系,违规给予政策优惠、落实用地指标,等等。

  此时的倪发科,手中的权力已经成为这些不法老板谋取非法利益的“开路斧”、“摇钱树”。他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此前报道】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受贿犯罪被立案侦查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双开 曾涉粮库满仓骗朱镕基

  倪发科曾电话承认参与造假骗朱镕基:介入没那么深

  【延伸阅读】

  盘点十八大以来20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去年全国3.69万官员涉贪被查 6成侵害群众利益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刘梦

头条推荐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