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新闻中心 > 央广网国内 > 国内滚动

渐冻症患者称冰桶挑战捐款被打劫:几乎无人受助

2014-08-27 05:46:00  来源:新华网  说两句  分享到:

  来自美国的“冰桶挑战”已经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获得了接近40亿次的阅读量,一大波“大V”争相举起冰桶,呼吁关注“ALS”(俗称渐冻人),并捐款给中国的罕见病救助组织“瓷娃娃关爱中心”。

  “帮助ALS的捐款为何捐给瓷娃娃?”,随着“瓷娃娃基金”收到的捐款数额突破800万,不少“渐冻人”开始质疑“冰桶”的捐助能否真正帮到渐冻人。而瓷娃娃组织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捐款将用于救助更多的罕见病。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到中国的就变味?这次打劫的罪魁祸首是中国公益体制混乱混沌。”24日晚,中国首个渐冻人公益基金发起人、渐冻人王甲的一条微博给火热的冰桶挑战也浇了一桶冰水。

  中国“渐冻人”的忧虑:捐款“被打劫”?

  “‘冰桶挑战’传到中国后,我们被打劫了!”25日晚,在渐冻人、家属和志愿者组建的QQ群“中华渐冻人之家”中,一年前刚被确诊为ALS患者的山东“许哥”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多“潜水”成员的“吐槽”冒了出来。

  “钱都哪里去了?目前几乎没有患者得到公益组织的帮助。”来自内蒙古的“永恒”写道,他是一名ALS患者家属。

  “这是有爱心的人对渐冻人的关爱,基金只能用于ALS,瓷娃娃无权使用这笔基金。”黑龙江的“太阳花”说道,今年是她确诊ALS的第2年。

  而对于瓷娃娃关爱中心负责人呼吁的“用这笔钱帮助更多罕见病患者”,不少渐冻人和家属也不予认同。

  “ALS不是普通的罕见病,渐冻人是弱势中的弱势。”患病3年的山东“老布鞋”写道。

  “老布鞋”说得并没错。ALS的中文学名叫肌萎缩侧索硬化,世界范围内无医治药品,患者患病后运动神经元逐渐萎缩,身体如同被“冻住”,渐渐失去控制,一般2至5年后死亡,被世界卫生组织评定为“世界五大绝症之一”。

  中国两家专项救助渐冻人的基金之一、中国福利基金会渐冻人联合劝募中心负责人“雨珠”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渐冻人群体对捐款的去向普遍存在忧虑,然而,比捐款去向更让渐冻人担心的,是混淆ALS和“瓷娃娃”的概念。

  “ALS不论在诊断、治疗还是救助上都非常需要向大众普及,所以国际上才如此重视,我们担心,混淆ALS和普通罕见病的概念将对今后的救助工作产生不良影响。”“雨珠”说,她同样是一名渐冻症患者家属。

  她指出,ALS发病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五,因此社会上对这类疾病的认知混乱,权威医院的患者数据库里确诊的不过几千人,混淆概念可能使得更多人耽误治疗。

  “我们希望真正的ALS患者与专业救助组织取得联系,我们也在努力建设为患者服务的渐冻人随访中心,可以提供专业、科学、有效的帮助。”她说。

  “不希望‘ALS冰桶挑战’中,真正想要帮助的ALS群体望眼欲穿,却得不到帮助。”她补充道。

  “瓷娃娃”回应:曾想开设ALS专项捐款通道

  对于渐冻人群体的忧虑,瓷娃娃关爱中心负责人王奕欧表示,“冰桶挑战”与“瓷娃娃”合作的第二天,他们就开始寻找各类ALS基金项目寻求合作。

  “我们和王甲方面很早就有联系,也希望帮助王甲的基金会建立一个专项通道,但不知怎么回事一直没有回应。”王奕欧说。

  王奕欧指出,24日晚,当王甲发微博“谴责”捐款“被打劫”,瓷娃娃关爱中心第一时间与王甲方面取得了联系。“发了那个微博后,我就给王甲的家人打了电话,当时王甲也在旁边听到,他还说让我们不要误会,那条微博并不是针对我们。”

  说起渐冻人群体担忧的“给渐冻人的捐款用来救助瓷娃娃”,王奕欧表示瓷娃娃是一个机构的名字,“不必要有过多的担心”。

  然而,她也拒绝承认捐款会全部用于救助ALS患者。

  “对于捐款的流向,我们正在组织管理监督委员会,委员会成员有媒体、公益界的资深人士,也会有法律、有财务,本周会跟委员会的成员一起确定金额和比例。”她说,本周瓷娃娃关爱中心会发表一个公开声明,确定用于ALS的和用于各类罕见病社群的比例。

  为何不把捐款全部用于ALS患者救助?王奕欧指出,“冰桶挑战”起源自新西兰时,是为癌症患者筹款的,而传到美国是才是关注ALS。“在中国,我们希望为包括ALS在内的各类罕见病群体发出一些声音,作出一些呼吁,能够让患者跟家庭得到实际的支持。”

  如何避免“一桶冰水”成为“杯水车薪”?

  在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张强看来,“冰桶”捐款引发的争议是全社会的一场“公益挑战”,同时也是促进中国公益行业发展的“好机会”。

  “大家认为关注和资源好像是汹涌而来,但当一阵风过去,恐怕真正能够解决的问题还是杯水车薪。”他说,希望借由这次争议,让社会更多地思考公益行动之后,如何完善中国罕见病的公共政策。

  已经患病超过十年,并且一直关注ALS政策推动的罕见病患者,来自成都的龚勋惠老人表示,按照十万分之五的发病率,中国有几十万“渐冻人”,“冰桶挑战”的捐款数额对这些患者来说的确是“杯水车薪”。

  “真希望这一股热潮能真正帮到渐冻人。如果只是一股风吹过,那冬天怎么办?”龚阿姨目前已经无法动弹,只能依靠眼球操控“眼控仪”在网上和别人交流。

  张强指出,“冰桶热潮”之后,希望公益组织尽可能收集不同的需求,再形成合力,形成公共的解决机制。“当然,首先应该向全社会普及ALS这种疾病的特性,这样才能更好地设计政策,实施社会救助。”

  “这需要政府、社会多方面的协同。”张强说,“冰桶挑战”让人们关注罕见病的救助后,政府在后续公共政策的设计方面可能面临许多挑战。

  “如何甄别罕见病?小概率事件应该花多少资源支持?罕见病市场‘孤儿药’的问题如何解决?社会医疗保障如何提供?对于伴随一生的罕见病,如何提供社会服务?这都是完善罕见病公共政策将要面临的挑战。”张强说。

  “我国的渐冻人生存非常困难,如果能通过活动募集资金来帮助渐冻人,政府将其纳入基金管理,将资金真正用到每个渐冻人身上是非常好的。”龚阿姨说,她特别担心活动“变味”,害怕过度的娱乐化反而使人们忽视了渐冻人这个群体。(苑苏文 顾雪琪 董璐)

编辑:刘千里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头条推荐

频道推荐

央广出品

热门图片

央广网官方微信

央广网客户端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