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美国大选只有不到2个月时间,特朗普9月7日再次抛出中美经济脱钩的论调。

  “无论是脱钩,还是我已经征收的高额关税,我们都将结束对中国的依赖,”特朗普说,“我们要把就业机会从中国带回美国,我们要对那些放弃美国而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创造就业机会的公司征收关税。”

  问题是,脱钩真能让制造业回美国?

  减不掉的贸易逆差

  △联合国贸发会议年度报告《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贸易影响》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年度报告,2019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贸易额同比减少了大约350亿美元,这并不意外,意外的是其他国家(地区)对美国的进口增加了210亿美元。

  也就是说美国从中国手里拿走的这块饼,美国自己也没有吃到,吃到大头(63%)的是其他人。下图就是那些其他人:

  △2019年上半年美国市场贸易分流(百万美元),排名前5为中国台湾省、墨西哥、欧盟、越南、日本

  “虽然东南亚国家如越南、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从中获得了一些好处,但总的来说,无论是面对关税还是疫情影响,中国的出口都非常有适应力。所以这让美国与中国脱钩更加困难,因为现在中国在很多领域都是最强大的国家,这就使得美国进口商很难从其他地方采购。”

  特朗普的贸易战旨在让制造业回流美国,收效却是十分可怜。一是中国弹性出乎意料,二是饼被其他国家分了去,自己没剩多少。所以他最新版本的豪言是,要对“那些放弃美国而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创造就业机会的公司征收关税”。看来是发现之前贸易战的致命缺陷了,意识到了美国制造业的“敌人”可不止中国一个,所以这次威胁单挑全世界。

  看清楚了吧,“与中国脱钩”这场赌博要怎么跟?为了一时短期利益跟着走了,却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这次威胁了中国,下一个被威胁就是你。

  霸凌是不能被姑息的。

  欧洲企业怎么说?

  这次被特朗普喊话的“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创造就业机会的公司”,当然包括欧洲公司。

  我们采访了全球最大的人造纤维生产商,一家奥地利公司。问问他们对于特朗普的脱钩论是什么看法。

  “政府来与去,人员来与去,人们互相喜欢与否,这些都是发展过程中正常的阶段。对于我们(公司)来说,重要的是更加贴近我们的消费者,贴近顾客,为中国客人寻找快速和高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纺织业80%的价值链产生在亚洲,主要是在中国。”

  一些政客来了又走,政治生命是短暂的,而价值链在中国是稳固的。到底是80多年的老企业,见多了风浪,感觉看穿一切。

  脱钩的最大潜在受害者就是汽车及其配套产业,他们是怎么看待这种“脱钩威胁论”的呢?一家有60多年历史,行业中位置顶尖的德国企业是这样说的:

  “我们不要出于官僚或政治的目的人为地制造干扰和破坏。我们应该避免特朗普现在所做的事情,他正在破坏世界经济,这是错误的。我们应该努力给世界经济和自由贸易更广阔的空间,而不是让它更狭小。

  我会说:我们希望留在中国!这意味着我们要继续坚持在中国发展和建设,我们希望在中国取得成功,我们会继续在中国投资。今年我们还将引进新的设备、启用新的厂房以提高产量。”

  与中国脱钩对企业来说无疑是自残,答案当然是不玩。

  中美脱钩牵扯进全世界

  中美之间的脱钩绝非只是中美两国的事,世界第一和第二经济体的“分手”会牵扯进全世界。经合组织中国经济政策办公室主任马吉特就有过这么一番精辟的论述:

  “脱钩的代价要看程度和范围。如果贸易、投资、所有的合作都中断了,这样一个极端的情况下,可能是不可生存的,不止是美国和中国两个国家,很可能全世界都是(不可生存的)。因为中美之间不仅有直接联系,还通过其他国家产生很多间接联系。所以如果两国完全脱钩,包括这些间接的连接也中断的话,这个世界就无法运转了。所以中美完全脱钩是不可能的,如果非要采取一些人为的手段脱钩,对谁都不利。”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也抱有一样的看法,中美脱钩,没有国家能独善其身。脱钩是要拉着全世界跳火坑。

  “中美之间的脱钩从世界范围看非常困难。中美脱钩意味着其他国家必须做出选择。非洲不会愿意选择,非洲近些年接受了中国1200亿美元的投资,美国也在非洲投资了1000亿美元,中国和美国对非洲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当我和法国大企业聊天的时候,他们说,中国的市场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没有中国市场,我们就不会成为世界级企业。这些企业不希望将来必须在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之间做出选择,他们想要在两个市场都进行开发。所以脱钩在经济上会是一个灾难,同时,在我看来,引起政治上及其严重的冲突和紧张。”

  欧洲当然不会想跳进一个如此明显的火坑。

  新加坡资深外交家、前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马凯硕认为:“欧盟对于欧亚事务缺乏野心,对于脱钩也没有准备。”如果跟着美国走,欧洲所面对的,绝对不是一个他们愿意接受的未来。

  欧洲自己又是怎么说的呢?

  曾担任英国外交大臣和财政大臣的哈蒙德说过这么一席话,在欧洲具有一定代表性:

  “英国有两个选择。要么让中国参与,试图包容中国在全球体系中寻求角色的合理需求……要么抵制中国,使得中国利用日渐增强的“肌肉”去发展一个自己的体系,和现存的全球秩序相矛盾。

  我个人倾向于前者,除非有一天发现这样不可行。”

  如果说欧洲一些国家对于拥抱中国抱有一些迟疑,他们对于美国“脱钩论”的怀疑只会更甚。因为这是在助长单边制裁的霸凌风气,也是在脱离世界最重要的增长引擎——中国,等同于经济自杀。脱钩这个游戏,没人能玩得起。

  更何况中国的立场一贯明确:世界的繁荣和中国的开放是通过国际团结合作、互利共赢实现的。任何鼓吹“脱钩”、破坏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稳定、动辄挥舞单边制裁大棒、围堵打压别国企业或合作项目的行径,都是在严重损害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