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点我达小哥守亚洲最大机场 给世界最忙碌的人送餐

2019-08-08 10:05:16来源:北国网

今年年初开始,37岁的刘金柱,决定把上夜班后的白天空档也利用起来,赚点外快。他问了租在隔壁的一个外卖小哥,在他的推荐下开始在点我达兼职送起了外卖。

  7年前,他从山东菏泽到北京首都机场工作,一干就是整整7年,从一个机场编外的电路维修员变成了正式工。“我的工作性质是白班夜班两班倒,值完夜班后,隔48小时再上白班,所以会有一定的空闲时间。”为了方便,他一回到机场附近的出租屋,就脱下机场制服,换成橙色外卖服骑车出门了,所以时常会配送首都机场区域的订单。

  配送难区的奔跑者

  “首都机场订单挺多的,就是配送特费劲儿,这里被我们称为配送难区。尤其是T3航站楼,骑手把车停在车棚后,要步行近1公里才到航站楼大门口,而且里面人流量密集,所以我们都要在里面跑着找顾客。”刘金柱说,他常年负责T3航站楼的电路维修,所以才能够找到客户注明的各类不一的收货地址。当然,作为航站楼“老江湖”的他,也曾有向航站楼片区保洁求问地址的经历。

  顾士国加入点我达已经2年多,算是这片区域的老骑手了。他说同样的时间,送其他地方5个顺路单不怕超时,但是在首都机场可能只能送1、2单。他说高峰时期在航站楼上下楼层,从来不坐直梯,改走扶梯来得更快。

  90后点我达外卖小哥张万里也常年奔波于这个亚洲最大的机场里,他说有一次接了两个到T3航站楼一层的顺路单,一个要送到西侧的国内要客,一个送到东侧的国际要客,他在里面来回跑了近2公里。

  “就我配送这段路正常步行,至少也要15到20分钟,所以我们在里面都要提着外卖袋跑着送。既要避免撞人,还要小心防止餐品倾洒,有一回拿着好几份麻辣烫在里面跑,手都勒得发红,送T3航站楼,对我们来说这难度一点都不比跑马拉松少。”张万里说。

  有一次,他看到国际到达层乌泱泱围了一圈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但是因为送餐急,也没顾上了解情况,后来他听安检的人说是来了一个韩国的明星。

  刘金柱对此见怪不怪,机场里总有明星出没,但他总忙着送餐,往往没有观望的闲心,为此错过了亲眼见成龙、何炅、刘德华的机会。

  有一次他送完餐,听旁边人喊:“林允,林允,美人鱼!”赶紧跟着周围粉丝,拿起手机偷偷拍了一张照片,挺瘦挺漂亮的一个女孩,但是快速的抓拍,定格成一张模糊的照片,至今还存在刘金柱的手机里。“爸爸也是见过明星的人了。”他笑着和电话里的儿子说。

  复杂地址背后是一群忙碌的人

  首都机场的骑手们遇到的另一个难题,就是识别各种各样的收货地址:T3航站楼派出所后面的休息室、T3麦当劳旁眯一会儿休息室、3号航站楼四层出发H岛,广场东侧 H33国内售票处、一经路国内要客部……

  午晚高峰的外卖订单一般都来自于机场工作人员,而旅客则偏好点下午茶和水果。前者占机场订单量的八成。这是点我达平台的骑手通过复杂地址得出的结论。

  很多工作人员的顾客他们从未见过。“我们经常会被要求送到安检处、值机柜台、休息室或者办公室。”顾士国说他外卖送到后,打电话联系顾客时,往往都是让他放在某个地方或者交给其他工作人员。

  顾士国经常会接到T3航站楼负一层民警休息室的订单,那里任何时候都是灯火通明,凌晨和深夜都会有民警下单,点早餐或者夜宵,偶尔还会备注帮忙买水或者纸巾。他们出门拿餐都是来去匆匆,顾士国连照面都没打上

  有一次,他忍不住和一个让他带水的民警抱怨:“警察同志,你们少点外卖吧,就属你们的休息室离车棚最远,要走2公里多,但是你们又不让我们把车停到航站楼门口。”顾士国说当时那个民警笑了笑,又严肃地对他说,出于安全,车辆都要按规定停放。

  机场停车场等候的出租车司机,也有了更方便的果腹方式——外卖。刘金柱说根据小票的地址找一个停车场的司机,成为他更大难度的挑战。“需要提前联系,才知道从哪个门口进去更近一点。”

  当然,很多匆忙赶飞机的旅客也在考验着外卖小哥。

  张万里在等餐的过程中,曾接到一个催单提醒,那位顾客解释说,女儿要去留学了,趁着进安检口前,再给她吃一口最爱的臭豆腐。“当时听了那个父亲的话,就赶紧先把那一单给送过去了。”

  好评和奶茶,都很温暖

  每一个送餐的骑手都曾在首都机场迷过路,都曾遇到过联系不上顾客的时候,但是现在的他们对那里了如指掌。

  忙碌的机场工作人员,每天只有短暂的休息时间,他们往往点完餐后,手机就放一边,去忙工作了。刘金柱说,“打他们电话联系不上是常有的事情。”他一旦打不通电话,就会在安检处喊一声:“谁点的外卖,麻辣香锅?”

  顾士国曾接到一单,送两杯奶茶和一些点心给一个旅客,旅客收到后,给了他一杯:“我点多了,喝不完。安检也没办法带进去,送给你喝吧。”他把这个看作是顾客对他工作的谢意,“不管他们是送我一杯奶茶,还是对我说一句谢谢,我心里都挺温暖的。”

  让刘金柱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回他亲眼见到一个外卖小哥把电动车骑进了T3航站楼里,马上被一群安保拦在了门口,还被机场民警带到旁边教育了半个小时。“按规定,我们都要把车停在T3航站楼外的车棚里,骑进来会罚款。那个小伙子一直低着头解释自己不清楚情况,估计是第一次送到机场里来。”

  机场民警虽然严管他们车辆停放,但总会一如既往地给他们好评。

  刘金柱越来越适应首都机场两份相互穿插的工作。

  他回忆起4年前,《奔跑吧兄弟》栏目组在首都机场取景,“我看到他们运送拍摄设备,现在想想,我们骑手每天也在机场到处奔跑,可不也是现实版的‘跑男’么?”

编辑: 梁伟恒

点我达小哥守亚洲最大机场 给世界最忙碌的人送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