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新闻中心 > 央广网国内 > 国内要闻

“最美女市长”贪腐现形记:真相还是“烟雾弹”

2014-07-19 08:13:00  来源:瞭望  说两句  分享到:

  “最美女市长”贪腐现形记

  吉林省舒兰市常务副市长韩迎新在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中被查出违法违纪问题,并被绳之以法,是审计在国家治理中发挥反腐“利剑”作用的一个具体体现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王仁贵

  “年轻,漂亮”,这是韩迎新留给很多人的第一印象。直至她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后,关于她的公开报道中,仍然留有如此描述。韩曾说过的“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等言论,一时也成为舆论热议的“名言”。故而,韩迎新被称为“史上最美最狠拆迁女市长”。

  关于韩出事后的报道内容多聚焦于拆迁事项,以及围绕着拆迁引发的纠葛。而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关于其被双开的公告里有这样的表述:“韩迎新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数额较大。”《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日前调查了解到,事实上,致其问题浮出水面并受到惩处的,是她在保障房工程建设领域的不法行径。

  据与她多有接触的人士观察,如果没有违法违纪行为,此人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前途。但在审计署组织对舒兰市保障性安居工程开展审计后不久,她就落马了。2013年10月,韩迎新被吉林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是年,她43岁。目前,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真相还是“烟雾弹”

  舒兰市是吉林市下辖的县级市,事发前,韩迎新任该市常务副市长。2012年全市保障性安居工程由她主抓,这也是当年舒兰市最大的工程。

  2012年12月,审计署派出审计组对舒兰市保障房建设项目进行审计。作为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保障房建设跟踪审计的内容主要包括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资金的筹集、管理和使用情况,工程建设管理情况,保障性住房的分配运营情况。重点查处棚户区改造拆迁安置项目和保障性住房分配、管理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

  对舒兰市保障房的审计,是根据审计署年度计划,按照审计署《关于2012年至2015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工作的指导意见》进行的。在此过程中,审计人员首先利用计算机技术,重点对吉林市保障房项目工程造价从价格和时间等方面进行横向和纵向分析比对,这样做的目的是快速找出问题线索,准确定位延伸审计对象,提高审计工作效率。

  通过分析查找,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舒兰市保障房都被锁定为“重点”。“舒兰市2012年保障房项目单位造价明显异常,远高于历年和同期参考单价。”负责该项目审计的审计人员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审计发现,当时确定的工程造价为每平方米2300元,远远超出正常的造价水平。

  造价缘何远超出正常水平?由于该项目是韩迎新高度关注的项目,审计工作从一开始就把韩置于视野之内,交锋从审计人员一入驻就开始了。

  韩对审计人员作了两个解释,一是以前的保障房多建在郊区,而该项目则建在比较核心的地段,政府希望将其打造成样板工程,所以造价比较高;二是该项目涉及到较高的拆迁补偿,所以抬高了工程造价。

  听起来这似乎是合理的,但仍然需要查证。“审计报告的每一段表述,每一个结论,都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审计报告一定要经得起检验。在这个过程中,当事人的任何一句话,我们都要用证据来支撑印证。”审计署派出审计组现场负责同志对记者表示,那时需要做的就是对当事人所说的情况逐项核实。

  “只有核实,才能发现她说的话是否属实,也才能顺藤摸瓜往下查。”担任项目主审的同志补充说,当事人在这个过程中总是放“烟雾弹”,对审计工作很不配合,审计所需的各种材料往往很难获得。审计人员只能从项目所涉及公司账目中的种种疑点入手,寻求突破。

  在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审计人员对项目成本造价、土地拆迁成本等逐一调查核实。为了获得包括土地面积、拆迁补偿价格等的原始数据,审计人员多次到土地部门、社区等调查取证。取证结果显示,当事人所说的内容绝大多数都是假的。

  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审计人员发现,在公开招标投标之前,该市曾召开过保障房建设的专题会议,有关部门根据这个会议的精神,以超过2000元每平方米的单价,预付了近3000万元的工程款给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这个情况很不正常!更大的疑点由此产生,审计工作也由此层层推进。

  腐迹败露

  2012年8月,吉林省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成立,并在舒兰市成立了分公司(以下简称舒兰分公司)。据查证,该分公司法人代表与韩迎新的亲属关系密切。此后的运作,都围绕着该分公司展开。

  审计调查核实,舒兰分公司设立时间较短,根据《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只具备“房地产暂定资质”,这一类企业只能承接建筑面积在5万平方米以下的工程项目。

  但舒兰市2012年的保障房建设项目包括林业棚户区改造项目和廉租房项目两大部分,总建筑规模10万多平方米,分别立项,整体开发建设。其中,廉租房项目为5.2万平方米,已经超出了舒兰分公司所能承接工程的上限。于是舒兰市相关部门将5.2万平方米的廉租房项目拆分为两个标段,与林业棚户区改造项目一起总共3个标段进行公开招标。舒兰分公司将之前财政预付的近3000万元工程款作为自有资金参与投标。

  审计组进一步审核招投标程序还发现,舒兰分公司与另外两家参与投标企业涉嫌围标。中标单价与市政府专题会议确定的单价十分接近。

  由于审计涉及的多个部门都是由韩直接分管,调查阻力重重,个别部门和人员推三阻四,不提供账册。审计人员坚持依法开展审计,据理力争。

  随着审计的深入,韩迎新坐不住了,她动用身边各种关系向审计人员说情。“连我上学时的导师都找到了。”一名参与该项目审计的审计人员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审计人员顶住各方面压力,继续艰难求证,直至案件水落石出。

  审计证据最终显示,吉林省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于项目运作当年成立,却没有任何自有资金投入,而是经舒兰市常务副市长韩迎新亲自审核和批示,舒兰市相关部门拨款近2亿元资金运作该公司和项目,合伙上演“空手套”。该公司个别款项辗转进入了韩迎新亲属的相关账户。

  “借财政的鸡生个人的蛋”

  审计最终查明:韩迎新涉嫌利用手中职权,借分管财政、发展改革和建设等部门的便利,安排财政为开发企业预付工程款,采取“借财政的鸡生个人的蛋”的运作方式成立公司,在企业无相应资质且无任何资金投入的情况下,官商勾结,通过围标串标方式取得保障性安居工程等建设项目,从中牟取巨额非法利益。

  不仅如此,审计人员还发现,舒兰分公司在承建项目过程中,用保障房建设的公共财政资金建设属于公司产权的车库,并对外高价出售,以此牟取非法利益。

  在车库售卖过程中,因急于出手,韩迎新甚至动用自己管理的政府投融资平台的资金,对部分车库进行“回购”。

  自2012年底发现案件线索起,审计组共历时3个多月,克服重重困难获取了足够的证据。审计组将审计情况上报审计署后,审计署又将韩的案件线索移送纪检监察机关。2013年10月,韩被吉林省纪委“双规”,接着,被开除党籍、公职。

  能在较短时间内查处这类重大案件线索,审计署派出审计组的相关负责同志认为,这得益于审计署确定的跟踪审计方式和审计方法的创新,特别是在工程建设项目审计中,探索了利用计算机技术分析比对确立审计重点、检查招投标等建设管理程序追踪违法违规问题、查核利益输送链条发现案件线索这种“三段式”审计方法。

  “保障性安居工程点多面广,链条较长,以往按成本项目分项核查建安成本工作量大、专业性强,在重点并不明确的情况下排查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往往事倍功半。”他对本刊记者表示。

  带队开展过多个重大审计项目的审计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三段式审计法”提高了保障房审计的工作效率和效果,审计组利用这一方法,近年来多次发现逆程序出让和回购土地、以较高造价指定私营企业承建保障房、官商勾结虚假招标等牟取暴利的重大违法违规案件线索。□

编辑:晓凡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头条推荐

频道推荐

央广出品

热门图片

央广网官方微信

央广网客户端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