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新闻中心 > 要闻

“幼儿园服用处方药”调查 药品购买存违规现象

2014-03-17 04:58:00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说两句  分享到:

枫韵幼儿园给幼儿服用处方药事件震惊社会。

  枫韵幼儿园给幼儿服用处方药事件震惊社会。

  近日,备受舆论关注的“幼儿园幼儿服药”事件,刺痛了古都西安,也刺痛了众多母亲的心。

  几天前,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以下简称“枫韵幼儿园”)的一位孩子家长无意中发现,孩子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幼儿园服用了处方药。“幼儿园服药”事件就此揭开,家长们担心这可能给孩子带来身体上的伤害,从而多次聚集,用阻断马路等极端方式维权。

  临近枫韵幼儿园的鸿基新城幼儿园随后曝出同样的服药事件,涉事两所幼儿园为同一法定代表人,系民办,符合法律法规登记注册条件,分别在莲湖区和雁塔区登记注册,均挂靠在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下。

  3月13日晚,西安市政府新闻办召开情况通报会宣布,12日,两所幼儿园的法人代表孙某、枫韵幼儿园执行园长赵某、保健医生黄某因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刑拘,13日,鸿基新城幼儿园副园长赵某及保健医生也因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刑拘。

  而今,风波依未平息,家长们忧心如焚。“好端端的孩子,为什么要吃药?”有律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我认为,校方的做法,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吃了药,再也不会感冒了”

  事件的爆发,源于一位母亲无意中的发现。

  3月6日,周四,她的孩子从幼儿园回家时,得意地告诉她“我再也不会感冒了,我吃了药”。

  这位母亲一贯对孩子吃药很谨慎,当即追问吃了什么药,孩子回答说,是一种“可苦了”的小药片,吃了“好久了”。

  她叫孩子“不能再吃了”,让孩子把药拿回家,“如果拿不回来就在卫生间扔掉”。

  次日,孩子带回了一片白色的小药片,上有“ABOB”字样。她上网一查,吓了一跳,原来,孩子吃的药叫“盐酸吗啉胍片”,俗称“病毒灵”,一种处方药。接下来的周末,家长相互打听后发现,所有的家长都对孩子在幼儿园服药的事情一无所知。

  没病的孩子在幼儿园服用处方药的消息传开后,很多家长怀疑,这就是一些孩子很多奇怪症状的根源。

  “在这所幼儿园读书的孩子,很多经常出现小腿肌肉疼痛、夜间大量盗汗、后背瘙痒、肚子疼痛、食欲不振等异常反应,很多男孩儿尿不出,女孩儿则有‘屁屁’红肿等问题。”一位家长说,这和他们在网络上查询到的病毒灵的副作用症状非常接近。

  3月10日,20余名家长前往幼儿园。

  “当时,园长赵宝英当面承认给幼儿服用此药品。”一位家长回忆说,园长当时显得若无其事,声称:“是为了孩子好,让他们不得病,难道我们是好心办了坏事?”

  园长的话让现场气氛一度紧张,由于缺乏有效沟通,家长没能解开谜团,更多家长赶到幼儿园。当晚,有部分家长在幼儿园静坐了一晚上。

  次日,部分家长与园方沟通无果,走到科技路与高新六路的丁字路口,对部分路段进行了围堵,造成交通拥堵。随后,部分家长与警察发生了言语和肢体冲突,两名家长被带走。

  政府及时介入处置此事,并展开了调查。显然,调查需要一定的程序和时间,难以当即对事件作出定性和处理,但是家长急切盼望得到真相和处理意见,官员在现场的回答并不能让家长满意。

  当天,有人通报说,幼儿园3名负责人已被控制。但是,有家长发现黄医生和赵园长仍然在园内,这让家长对政府的信任感严重降低,现场陷入混乱。最终,特警将赵某带走。

  事件开始升级。13日,由于部分家长对政府指定唯一一家医院进行体检,以及对体检项目、领取体检报告等方面不满,在医院内发生了冲突。

  服药是为了预防疾病的说辞受到质疑

  事件中,家长和社会最关心的是,幼儿园出于什么动机让孩子服药?

  官方消息称,枫韵、鸿基新城幼儿园法定代表人孙某等人为提高幼儿出勤率、增加幼儿园收入,在明知自己未取得法定资格的情况下,以吃药能预防幼儿生病为由,擅自购买处方药病毒灵,于每年春秋两季安排工作人员给幼儿服用。

  因为幼儿园的出勤率直接影响到其经济收入,这种说辞看起来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这不能让家长信服。“这所学校,即使要用打印纸,也会向家长收钱,如果真是出于预防生病的动机,怎么会闷声不响地不向家长收钱?”

  他们怀疑最多的,是背着家长拿毫无甄别能力的孩子做药性实验。

  家长们关心的第二个问题是,幼儿园倒底让孩子服用了多长时间的病毒灵?服药的频率和总量是多少?

  此前,媒体曾报道“在服药方面,日服用量未超过说明书的剂量,单次剂量仅小班孩子略微超量,且服用时间为2~3天,未长时间服用”。

  但是,这个说法引起了家长们的强烈质疑。

  他们说,事件发生后,他们去幼儿园取回自己孩子的被褥、书包等物品时,发现了零散的笔记本、表格等材料,“这些材料显示,幼儿园给孩子服药多年,而且,服药的周期很长,并非2~3天。”

  一位家长在幼儿园发现一张“2012-2013年第二学期ABOB(病毒灵)领用登记表”,该表格上,有很多手书的签名。

  根据该表格,太阳一、二、三、四班,由一个签名为“邸严”的人于2013年3月4日至5月20日8次领用。月亮一、二、三、四班则于同期9次领用。

  在这份表格上,还有“别墅楼”(指在别墅楼内上课的班级—记者注)领用了20瓶。

  在家长们看来,这足以认定,该幼儿园让孩子在很长时间内服药,“在3月到5月期间,就领用了8次。孩子究竟服用了多少次,一目了然。”

  “事实上,孩子每个学期远远不止服用8次,”家长们说,孩子们并非每周仅服用一片。“事情发生后,我们问孩子,都回答说是连续喝的。”

  家长们获得的书面材料也佐证了这个判断,在一份手书材料中,有“2011.11.2,今日开始口服ABOB片;2011.11.3,今日继服ABOB片;2011.11.28,通知各班继服ABOB片”字样。

  警方查明,从2008年开始,幼儿园已开始让孩子服药。给幼儿服用的时间为每年春秋两季换季时,小班的孩子每次半片或一片,每天一次,连服两天,用白开水溶解药片后服用。中班和大班孩子每次一片,连服三天,把药片发给孩子白开水送服。一般安排孩子在上午10时左右服药,有时还增加服药的次数。

  家长们发现的证据也证实,该幼儿园早在数年前就开始让孩子服药。“我们还发现,幼儿园让孩子们服药,并非仅仅在‘换季’时才执行,书面材料证明,在2、3、4、5、8、11月都有让孩子服药的记录。”

  怀疑曾让孩子服用更多药品

  目前,所有的调查都仅仅指向服用“病毒灵”,但是,家长们发现,并不能排除该幼儿园让孩子服用其他药品的可能性。

  有一名家长从幼儿园一楼办公室里发现一本绿色封面的软面抄,封面上有“妇幼培训”字样,其中,有“2008、2、20新生体检名单”等字样,据分析,这极可能是学校负责学生医疗工作的黄某的笔记本。

  在这个笔记本里,有“共用药品 ABOB100瓶 红霉素片10瓶 板兰根颗粒(原文如此,疑为板蓝根颗粒—记者注)30大包,360.00元。预防针提成费用498元”字样。

  在家长们看来,这张记录上,用括号将ABOB、红霉素片、板蓝根全部揽括进来,均视为“共用药片”,很可能除了让孩子服用ABOB片之外,还有其他的药物也作为“共用药片”被孩子集体服用。

  最让家长无法忍受的是,幼儿园的部分老师用欺骗的方式让孩子服药。

  近日来,家长都会询问孩子,孩子回答说,老师说这不是药,而是营养片;还有孩子会拒绝告诉母亲,说“这是和老师之间的秘密”;有的班级,则采取了直接将药品化在水里让孩子喝的办法。

  一个孩子告诉记者,老师要求必须吃下该药片,有一次,因为班上的一个小朋友服药后将药片咳出,被老师罚站;老师发现有学生在厕所吐掉后,在学生服药期间,关闭厕所门,不让学生进到厕所里。

  药品购买明显存在违规现象

  这批药品的来源,是否存在违反法律和规章的情形,也是家长关心的话题。

  官方查明,2008年11月到2013年10月,幼儿园冒用其他医疗机构名义,从4家医药批发零售企业先后分10次购进“病毒灵”54600片。

  “这么大量的处方药,是怎么流向幼儿园的?这一过程中有无违反药品流通法规的情形?”家长质问道。

  记者注意到,《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药品零售企业应当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

  在这起事件中,势必有一个环节违反了“凭处方销售处方药”的规定。根据媒体的报道,此前西安市药监部门在枫韵幼儿园保健室曾发现一张幼儿园购进药品的票据,显示该药是在西安一家药品批发企业批发的,购进总数达1万粒。

  记者获悉,枫韵幼儿园的保健医生黄某只能提供一张广东省发放的医师资格证复印件。按规定,从业医师必须在从业机构所在地卫生部门注册,但当地卫生部门表示黄某并没有在枫韵幼儿园所在的区卫生部门注册。

  这意味着,黄某并没有开具处方的资质。

  家长还发现了更多的疑点。有家长在幼儿园存储药品的一个小冰箱内,发现了有效期为2013年1月的重组(酵母)乙型肝炎疫苗。显然,该疫苗已经过期一年多,依然和其他药品存放在一起,这引发了家长们对学校用药安全的巨大担忧。

  官方信息显示,西安市食品药监局按照公安机关查证幼儿园冒用其他医疗机构名义购进盐酸吗啉胍片情况,依法立案调查。

  “综合现有证据,我认为不能排除枫韵幼儿园以危险方法危害社会安全的嫌疑。”一位律师认为,应对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和准确定性,才能避免类似事件在更大范围内发生。

  在他看来,此次事件不应定性为非法行医,而是以危险方法危害社会安全,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主观表现为故意。与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不同的是,该罪属于行为犯,无论是否造成严重后果,只要实施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都能构成该罪。

  据了解,11日,西安市食药监局对在枫韵幼儿园现场检查发现的10瓶共计1000病毒灵依法扣押,并送至西安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依据国家法定检验标准,对上述3批次样品进行全部项目的检验,结果均符合规定。

  西安市教育局通报,该局从全市公办幼儿园抽调经验丰富、工作热情高的保教人员,对两所幼儿园进驻监管。截至13日,抽调的171名保教人员已全部到位,两所幼儿园均已恢复正常教学秩序。

  该市教育局已安排对全市各类幼儿园及中小学进行全面检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政府在事后的积极态度受到家长和社会的肯定。但是,仍有家长表示,自己还有更多的疑问。

  “这多么年来,该幼儿园都在让孩子服用处方药,其间,也曾发生家长因为幼儿园装修去闹事的事件,可是,幼儿园却从二级园升级为一级园。我们就是冲着这一级园的牌子去的,有谁能告诉我,这些药片是怎么进到学校里的?对幼儿园保健医生的监管到哪里去了?这个幼儿园为什么反而能升级?”

编辑:周阳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头条推荐

频道推荐

央广出品

热门图片

央广网官方微信

央广网客户端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