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播网首页

一键登录

央广网首页  |  快讯  |  文史  |  国内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视频   |  图片  |  科技   |  娱乐  |  体育  |  社区   |  教育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时评 > 正文

“小贩大战城管”网游不仅是游戏

2011-01-12 15:43  来源: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近日媒体报道商贩用对讲机“斗”城管的新闻:日前,北京东三环华威桥京瑞大厦门口,每隔50米,便有一名卖烤红薯的商贩。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耳朵上都别着一只耳机。卖烤红薯的金师傅顺手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对讲机,耳机就连接在上面。金师傅说,通过它,可以与1公里范围内的其他商贩互相通话,当一名商贩发现有城管时,便会通过对讲机通知其他人,及时躲避。一般情况下,半分钟内,红薯商贩即可统一撤离。

  最近,一款名为《小贩大战城管》的网络小游戏风靡网络。百度百科说:这款游戏将中国社会底层劳动者与执法者之间的社会矛盾以一种另类的形式推到人们眼前,由此吸引了成千上万网民的关注。各大社区论坛对此热议,有网友跟帖说“当现实中的生存焦虑频频被游戏取材时,游戏的虚拟发泄难道真的能慰藉人们现实中的焦虑情绪”?

  正如家庭需要清洁整理一样,城市也需要管理,城管人员为城市美好付出的辛劳有目共睹。然而,城管的负面形象仍是千夫所指。卖烤红薯商贩的“智斗”创意,是生存压力逼出来的。“小贩大战城管”网游受到热捧,其实反映了民间社会对底层劳动者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和关注,也反映出社会法治进程中要讲法制、更需要善治的问题。

  社会上曾流传“公安管坏人、工商管富人、城管管穷人”的说法。那些街头游摊起早贪黑,只图生计。只要不妨碍他人,不污染环境,就应当给他们生存的空间。近些年,政府强调以人为本,承认贫富差距,执法者如城管应当拥有包容心和同情心。即使在世界上最发达、最现代化的城市,也没有消灭城市街头的摊贩和流浪者。无论是纽约还是巴黎,都有小摊贩、集市、夜市、周末市场和跳蚤市场,给城市个体经营者谋生创造条件。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认为,城管人员对流动商贩“穷追猛打”的做法,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的背道而驰。“不会有哪个白领愿意到街边摆摊,除了城市下岗工人,就是进城的农民,总之是社会的边缘弱势群体。他们宁可遭辱骂、挨打挨砸也坚持‘打游击’,多半是为了生计。”

  流动商贩是城市商业的“末梢神经”,是城市活力的体现。城管还应温情执法,对游贩的管理,重在“疏导”,而非“堵死”。周教授指出,首先要降低他们的从业门槛。其次,要为他们提供一些场所,国外有很多自由市场每天只收一两元的管理费,值得学习;再次,要完善法律法规,小商贩们要依法经营,城管人员也需依法执政。

  在香港街头,随处可闻摊贩的叫卖声。与其它地方一样,街头贩卖在香港历史悠久。市民认为这种售卖方式既可让人以此为生,顾客又能买到廉价的商品。不过,街头贩卖也会带来卫生、噪音、清洁及阻街等问题。特区政府管理思路是,在规范小贩经营行为的同时,增加供应街市档位以满足市场需求。那里用两种牌照管理小贩:固定摊位小贩牌照和流动小贩牌照。所有小贩归口食物环境卫生署管理,该署下辖191支小贩事务队专司此责。队员会定期巡查持牌固定小贩摊档,并整顿在街头贩卖的流动小贩,以确保持牌小贩按其牌照所订的条件合法经营。

  在香港,管制小贩完全在法律框架下进行,执法者可依据的法例包括《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小贩规例》、《食物业规例》和《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等。对于无牌小贩,食环署队员会以流动巡逻等方式加以阻吓。如果无牌小贩不肯散去,小贩事务队人员会采取拘捕行动,把违例者及货物带往警署落案。而有关货物只能在法庭定罪后,由法庭下令充公。执法行动必须保证所有人的安全,根据食环署内部指引,追捕行动如可能导致路人、小贩或食环署人员受伤,就应停止追捕。   (吴新伟)

版权说明: 转载须经版权人授权并注明来源。联系电话:010-56807262

编辑:赵净

猜你喜欢

央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