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数据

数据说明

本次调查于2015年2月,在北京、上海、广州执行,采用电话随机访问的形式,对三地进行了两会热点调查,访问16岁以上当地居民613名。

参与调查

今日嘉宾

骆新
骆新,东方卫视新闻评论员,多次参与策划并主持东方卫视各类重大新闻报道和直播。2012年,骆新被业内具有影响的《综艺》、CSM(央视索福瑞)等机构联合评选为“年度主持人”。  [详细]
长盛
长盛,北京电视台《首都经济报道》、《北京议事厅》主持人。多年记者经历,擅思,擅言,主持风格轻松、幽默、风趣、机智。外界评说他的《首都经济报道》独成一格,吹皱半池春水。他自言:凭君莫话封侯事,天道酬勤。  [详细]
闫肖峰
闫肖峰,社会趋势观察家,《中国新闻周刊》学术召集人。  [详细]

嘉宾观点

节目音频:
郭静

互联网颠覆了我们的生活,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未来生活的空间。据统计,今年参加两会的互联网行业代表人士已增加至6人,其中3人为政协委员,3人为人大代表,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和重要性正在逐渐提升。有人说,中国互联网一线企业家正在大规模涌入最高权力机构“两会”,他们代表其阶层提出了很多议案诉求。也许许多年以后,我们才能认识到这种现象的深远影响。

长盛

管理本身是有艺术的,就像跳舞一样,需要看对方是什么样的状态,你去配合姿势或者你引导姿势或者你给他放什么样的音乐来达到自己的效果。现在我国处于万众创业的开端,整个国家战略可能会在创业的角度走更多,我认为现在最主要考虑的还不是说让监管更严厉。就好比这屋里没有人吵架,都是小声说话,你干嘛要说保持安静呢?

闫肖峰

我觉得政府就是宋江,可以吵然后政府定夺,但是不让吵是不对的。出租车要说出为什么不能没有出租车的理由,应该出怎样的保护政策,而专车方便群众的也可以说出来,最后摆出明明白白的道理。

郭静

当新生事物出现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新样态的时候,传统势力可能就会跳出来反对,反对也许只是为了修改意见,政府怎么抑制这样的人?

闫肖峰

我觉得法规滞后是正常的,让大家先操练起来,这个应该是主管者或者监管者的态度,滞后肯定的,因为你现在还不知道收税怎么玩,互联网玩法什么样,税收基础是什么,应该让所有的行为表现充分了再去收税。除了用红包行贿的,一般来说就几千块钱,大头是淘宝电商。在网上交易不收税,但实际上是不合理的,只要有经营就应该有营业税等。我相信互联网营业税肯定会收,目前仍是新生事物,还没有大家能认可的规则。

郭静

前段时间讨论红包该不该交税他还说: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很多新事物、新业态,税务部门正密切跟踪研究。基本原则是:依据税法区分情况、分类规范和明确。这里问题也来了,法规滞后怎么办?

王军

企业派发给社会上个人的中奖性质的红包应当收税,应当由发红包的企业代扣代缴;亲友之间娱乐性质的互相发的小额的红包,不应收税,我认为也是于法有据于情有理的,不与现行税法相冲突。

郭静

我觉得对新生事物政府部门首先要明确态度,我们经常在这些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显得模棱两可。今天有条新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了微信“红包”该不该征税的问题。

骆新

目前政府官员总怕担责任,所以自然就把门给关上,不让做了。所以首先要改变政府的思维,要允许一部分人在政策的边际线上做一点事,不要轻易的喊停,即便是喊停也需要有充分的博弈。第二就是引进更多竞争者,如果有充分的竞争者,他的服务就可以进行更好的改善,也变得更加安全、稳妥。如果没有竞争者,只是垄断,那创新肯定是有问题。

郭静

我们谈到创新、谈到监管,有一个问题,我们口上总鼓励创新,但是实际上做的又不太一样,怎么样能够同步改造政府部门怕担责任的传统管制思维?

骆新

我个人认为当金融家是最聪明的,他永远会想各种方式绕开监管,但是他绕开监管的可能存在巨大的风险,而且金融一旦出现风险,有可能导致很多人利益受损,跟打车还不一样。所以当然需要根据金融的变化来不断的加大监管。

长盛

这跟训狗是一样的。你的任务就是让你的小狗不要在屋里随便的大小便,不要有什么传染病,你定期的给它打疫苗,然后你让它上狗学校,你不是为了给这个狗扔出去,也不是为了给他杀死,也不是为了给搁在笼子里跟养鸟似的。所以我说监管的问题是为了让你的监管对象能够在不失活力的情况下,还能够保持让他走正道。过去金融是高门槛而且是高度垄断的,我们的金融跟国外大概差十年到十几年,但是我们的互联网水平跟国外已经接轨,所以互联网金融势必要产生。

郭静

除了互联网+交通=专车,还有一个“互联网+”是互联网金融。去年两会,“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首次正式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正是这句话让互联网金融有了发展的政策基础,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所以去年互联网金融大发展,以至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用“异军突起”来描述去年的态势。虽然现在余额宝存在的合理性已不会再有人质疑,但P2P平台接连曝出跑路、倒闭、诈骗事件,导致互联网金融遭遇不少质疑。今天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透露,互联网金融政策经过起草讨论,正走报批程序,估计不久就会正式出台。有人说2015年是“互联网金融”监管元年,如何平衡创新与监管的关系,让它不”一管就死“呢?

长盛

我们提反对意见不是要给它封杀,如果说要是有一个滴滴主持,我们要提意见的话一定是说怎么能修改的没有漏洞。我说的反对意见是怎么让产品做的更合理,而不是说你来了之后,直接就说这事不行。我的意思是首先要考虑怎么满足需求,而不是说,你先别说你那需求,因为做这事的风险太大,做这事本身违规。现在很多已经做成功的事情在当初都是违规的。

骆新

知乎上有一篇小文章说监管和创新是冤家对头,常常是监管导致了创新,而创新又迫使监管部门出台新的监管法规,创新总是魔高一丈要比监管高一头,这是为什么呢?一方面找漏洞总比建栅栏要容易,另外一方面监管是人为改变了市场。其实就是市场跟监管之间要博弈,不一定谁对谁错,要允许它有一个博弈过程,但是封杀就连博弈的机会也不给了。

闫肖峰

封杀是一种懒政,有规范肯定需要一个过程,要投入管理成本的,包括建立黑名单、罚款,都很费劲。但是如果要封杀,当然省事,但是整个新生命的萌芽也被切掉了。

郭静

当然难了,我先开始觉得嘉锋的主意挺好,可是主播哪有那么好当,按个手机抢个单就行,万一出了事故算谁的,责任谁来负?说不准到时候我就成了最反对的人。所以我想问的是为什么大家很多时候觉得主意不错,却总想封杀?

闫肖峰

滴滴打车闯出来的路子可以被很多领域用,现在不是说小时工难找吗?马上约,每个小时工都有手机,用地图一搜离你家最近的小时工是谁,愿意加多少钱,他就来了。这是很方便的一个事,而现在大家就被这个事难住了。

陆誉蓉

如何打破这个怪圈?调查数据显示,北上广三地的居民更认同靠法律法规,即“建立规范的城市管理法律保障和程序保障”,认为这个方式更重要的比例为58%。此外,有三分之一认为“提高城管队伍人员素质”更重要,剩余近10%的人则没有给出明确答案,表示“这个问题不好说,说不清”。在三个城市中,上海对“法律法规”途径的认可度更高,上海接受访问的人群中有64%人认为打破“城管怪圈”更重要的是“建立规范的城市管理法律保障和程序保障”,北京和广州的这个比例分别是56%和54%。此外,学历越高的人群越认可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建立相关法律法规”上着手。高学历人群中赞同“建立规范的城市管理法律保障和程序保障”的比例是63%,中等学历和低学历人群的比例则是49%和59%。

郭静

我的同事、主持人嘉锋,昨天有了一个创意,他准备要开发“滴滴主持”!他说:主播太少,必须开发滴滴主持了!需要主持人了,就打开手机摁下“我要主播”,立即向中央台周边小区和写字楼发送需求,主持人抢单!可以选择一级播音员、二级播音员、主任播音员、播音指导、两证齐全或一证没有,价格不一。播完付费,可以评价是否参与选题、是否承担了编稿、是否帮忙点餐、是否下楼接人、主持的时候是否打磕巴、是否照顾搭档、是否主动给观察员递话等等。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主持人,我说我今天给他广播一下,找一下风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