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新闻中心 > 央广网理论 > 热点关注

央广网

观察中国政治要有认识论上突破

2016-06-15 09:41:00 来源:北京日报

  当前,在对中国政治的认识上无疑存在这样一个“悖论”:在经验层面,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成就有目共睹,谁也不否认,也很自信;但是在观念层面,有不少人却条件反射性地认为中国道路尤其是政治制度不符合“普世价值”,因而底气不足,信心不足,于是有人把西方学者界定的“合法性”之类的概念用在中国政治分析上,似乎只有中国变成了“历史的终结”的一个部分,中国政治才有“合法性”。这种观念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我们自己对中国的“硬成就”没有相应的概念、理论、观念去解释,尤其没有相应的哲学层面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建构,那么就会依然用基于异域的理论甚至是意识形态来“观照”中国,其结果必然是南辕北辙,进而会失去心理上的优势。在当今竞争性的世界政治中,没有心理优势的国家往往不战自败,苏联解体的“故事”殷鉴不远。放眼当今世界,有很多发展中国家成为“普世价值俱乐部”的成员。但其之后又能如何呢?到底是这些国家人民的胜利还是“普世价值”主导者的胜利?一目了然。因此对中国来说,如何做到将发展成就的优势转变为心理上的优势,即实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就显得尤为迫切。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有认识论上的突破,对中国政治的观察要有新角度、新视野。这里,笔者在世界大历史维度和国际大空间视野下(“一纵一横的大十字框架”),基于比较分析的“反事实法”,来对中国政治进行观察和分析。

  ■“观念世界”中的中国政治

  我们所处的世界既是物质的,也是观念的,世界的模样在很大程度上和很多场合是依靠观念建构起来的,比如政治制度的好与坏,很大程度上就是被说出来的。人类社会进入近代之后,思想观念主要来自社会科学的研究和发现,而社会科学是对特定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经验的理论化抽象。社会科学的性质决定了现在世界上流行的观念主要来自早现代化国家,而且是部分早现代化国家的经验,尤其是英美经验。

  需要注意的是,即使是英美经验,也是片断化、碎片化的。英国现代化的前提是确定了中央集权制的现代国家政体,而美国建国的方式则是司法至上的国家权力,这些前提之下才有所谓的以个人权利、分权、制衡为特征的自由主义或者说自由宪政主义。但无论是古典自由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都把国家权力掩蔽起来了,鼓吹的是没有国家、没有政府的治国之道,似乎这条道路就是后发国家的康庄大道。实践已经证明,这是一个李斯特所说的“踢开梯子”的神话:自己沿着这个梯子爬上楼了,为了防止后来者居上,一脚踢开梯子。

  无需讳言,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学术领域得到充分传播的就是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关于个人权利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甚为流行,诸如洛克、孟德斯鸠、休谟、斯密、密尔等等,都是当时学术领域的“座上宾”,人们如饥似渴地从他们的作品中汲取营养,并按照他们的观念来对照和解释中国。对于经历了“文革”浩劫的中国和个人而言,保护公民权利的呼唤和主张,无疑也是切中时弊的。

  然而,不得不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思想界和学术领域似乎也出现了一种激进化倾向。当时的社会科学研究水平非常之低,中国的政治理论事实上依据的几乎是古典自由主义学说,而且食洋不化,因此提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的、至今仍在流行的话语和口号。比如对民主的“元叙事”,好——是因为有了民主;坏——是因为缺少民主,向往的是分权制衡。沿着这个思路,不仅中国,而且苏联东欧在“政党-国家”体制中实行一波又一波的党政分开改革,而民间更为激进,结果便是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美国打赢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观念世界”再显神威。

  凭借冷战胜利的傲慢,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自由主义,在九十年代席卷全球。简单地说,新自由主义就是“去国家化”的“三化运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治理社会化。这里的“民主化”当然是“自由主义民主”,其实现机制就是“竞争性选举”,即“党争民主”;“私有化”意味着只有私有产权才是有效的,国有产权是无效的,根本不应该存在;“社会化”意味着治理的主体只能是个人和社会组织,国家和政府是靠不住的。因此,“三化运动”说到底都是古典自由主义的再版,是阉割国家的政治方案。

  在当时形势下,面对这种“三化运动”,中国思想领域毫无招架之力。这固然与当时中国的国际地位有关,但中国自身思想的贫困更是难辞其咎。面对“政治民主化”,各种民主化转型研究就成为当时的“显学”,“竞争性选举”也成了判断中国是否进行政治改革的唯一标准,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政治改革滞后”、“政治改革落后于经济改革”,进而得出中国政治存在“合法性”问题。面对“经济私有化”,比较流行的就是制度经济学中的有效产权理论,主张中国的国有企业都应该消失。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没能反思,既然企业的性质就是利润最大化,为什么美国国会不允许中国的华为公司进军美国市场?这其实暗示出企业的国家安全功能。面对“治理社会化”,即世界银行提出的所谓的“投资人民”,国家和政府就应该退出很多领域,一切实行“民治”。

  问题是:不少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本来在各种传统社会势力利益集团面前,已经是“强社会”中的弱势,“去政府化”的治理如何呢?结果有目共睹。依照“三化运动”的所谓“国际标准”,印度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优于中国,有两千多个政党的“党争民主”,私有化程度远远高于中国,有发达的“民主”社会(即基于族群的公民社会),因此有不少人认为“印度将超越中国”。一度流行的结论是:印度有优越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印度的“民主”是中国没有的“福利”。这显然有违常识。

  还应看到,“观念世界”中不但充斥着新老自由主义,而且自由主义还被转化成各种研究范式,让人觉得学术研究都是科学主义的,没有价值取向的。比如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美国政治学流行的是结构功能主义,即主张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现代化都应该按照美国政治的基本功能去建构国家;1980年代之后流行范式是转型学,即主张不论什么样的政治体制最终都转型为美国式政体。显然,这二者都是一种以美国政治制度为本位的单向度的意识形态学,企图以此推动发展中国家的美国化。这在国际社会科学界已经是常识性知识了,连美国人自己也毫不掩饰。但是,国内很多人却视之为“政治科学”,认为按照这些范式去研究中国是在研究政治科学。由此可见,作为一种国家权力的意识形态权力,在西方国家被建构得多么成功,被运用得多么巧妙,政治思想已被转化为学术范式和学术研究路径。就此而言,中国学界还需要补修知识论的基本知识。

  依照“观念世界”去观察中国,依照流行的“转型学”去对照中国,结果必然是“知识”有违“常识”。应该认识到,“观念世界”的中国政治其实就是“西方中心论”下的中国政治,以西方模式的标准去衡量中国,中国就不算是正常国家。但是这符合常识吗?为此,我们需要跳出“观念世界”,去观察世界的政治常识。

  ■世界大历史维度中的中国政治

  社会科学研究提供的知识不但有观念,更多的是事实和常识,跳出观念的囚笼而回到事实世界,对中国政治的认识大概会是另一种结论。

  严格说来,在世界大历史维度上,西方国家今日之福利,也不过是“二战”之后的事情。从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的200年,西方国家都发生了什么?且不说内部的政治动乱和流血冲突,西方国家之间还直接演绎了人类的大灾难即两次世界大战。“二战”之后,西方国家实行了“以大收买换取大和平”的福利国家政策,人民开始安居乐业了。这种好过的日子也只有20多年,即到了20世纪70年代,西方国家就开始出现因越战、石油危机而导致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此时,无论是多元主义者达尔,还是保守主义者亨廷顿,都悲观地认定西方国家处于危机之中而难以自拔,因此达尔写了《多元民主的困境》,亨廷顿等则写了《民主的危机》。可以说,此时的东西方国家都处于危机之中。不同的是,西方国家依靠新自由主义即回到古典自由主义而渡过危机,而另一极的苏联在政治改革中自我解构。但是,西方国家的社会危机是结构性的,新自由主义所导致的2007年金融危机,背后必然是政治制度问题。

  那么,大历史中的美国又是怎么走过来的?美国工业现代化的起点应该是内战之后,到1880年代左右,农业经济让位于工业经济。在这十几年内,社会公共秩序几乎失序,私人警察和私人法庭盛行,不但黑人就连白人也可以被私人法庭审判。接着,美国就进入了所谓的“进步主义”时期,即从1880年代到1910年长达30年的社会混乱时期。紧接着,进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刚结束10年,又进入1929年至1933年大危机时期,不久又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结束之后的二十几年,美国算是过上了好日子,但黑人直到1965年才有了基本政治权利保障。算一算,从“杀无赦”的美国内战开始后的100年,美国普通百姓到底有几天好日子?更别说白人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式清洗,专门的排华法案,这样的国家没有政治“合法性”问题吗?可以说,美国硬是扛过了一场又一场的治理危机,才解决了所谓的“合法性”问题的。而且“合法性”政治的自洽,还是来自观念的建构,即“自由民主”理论。

  大历史纬度的常识是,整个西方世界或者我们所说的早发达国家,尤其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些西方大国,几乎全都是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今天的,都是在危机中求生存的。也就是说,任何国家的现代化历程都伴随着转型危机而导致的治理危机,用我们今天的时髦语言来说,就是充满着“合法性”危机。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渡过危机的西方早发达国家开始“重述”历史,在冷战时期的历史叙事中,其危机重重的历史过程被抹去了,刻画出来的是一套非历史性的“好政策”、“好制度”、“好模式”,以便让后来者即新兴民族国家去学习、去模仿。结果如何呢?不妨看一看下面的情况。

  “二战”结束时联合国会员国有40多个,今天则有200个左右,其中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约160个。在战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中,有几个国家和地区进入了经济发达序列?也就十来个,其中一小半集中在东亚地区,包括台湾地区、韩国、新加坡、香港地区,而这些国家和地区是如何进入发达序列的呢?它们都有违当时的流行学说,其道路不符合当时流行的“好政策”、“好制度”。不但韩国等是这样,早期后来居上的德国、日本也是这样。基于此,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舒尔茨总结道:在过去300年的世界经济史上,后来居上者都是走了自己的道路,而移植“好制度”者几乎全是失败者。这的确是个符合事实的论断。例如南美在“二战”之前本来还算富足,战后按照西方设计的进口替代战略发展,结果陷于南美人所说的“依附型国家”而难以自拔。整个非洲也基本如此,政治制度全是外来的,经济政策上也是典型的进口替代,结果也成了南美一样的“依附型国家”。问题是,同样是后发经济体,为什么东亚没有陷于依附状态而迎头赶上?

  当今的中国固然有很多问题,有的问题甚至还非常严重。但是在大历史的纬度中来观察不难发现,当今中国所面临的同样是西方国家都经历过的治理危机,问题的严重程度真的比它们更严重吗?让我们回到现实,在世界政治的大空间中来看,与上百个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当然更有自信的资本;而且与可比的发展中国家比较,中国更有理由产生道路自信。

编辑:李昭翼

关键词:民主;人民代表大会制;制度变迁理论;结构功能主义;协商民主;1933年;政治改革;认识论;政治理论;政治现代化

说两句

相关阅读

西式民主神话的破灭——“民主之春”“黑夜站立”运动及其分析思考

近期,西方国家发生的两大政治事件令人瞩目。 尤其让人深思的是,面对“民主之春”,美国主流媒体选择集体失语,凸显了其“新闻自由”的双重标准。

2016-05-07 18:07:00

奥巴马希拉里“认错”:干涉致乱局 害人更害己

奥巴马希拉里“认错”:干涉致乱局 害人更害己,推翻萨达姆政权后,美国在长达8年多的时间里深陷伊拉克战争泥潭,数千名美军士兵死亡,耗资上万亿美元。帮助利比亚反对派推翻卡扎菲政权,但利比亚极端分子却拿着美国给的武器袭击了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打死了美国驻利比亚大使。

2016-04-24 18:56:00

“民主”变“明主” 南昌闹市区户外电子屏出现错别字(图)

记者李运辉报道:民主’怎么变成明主,作为省会的闹市区,出现这样的错误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吕女士告诉记者,她是九江一名中学语文老师,下午来到南昌的北京西路这边办事,偶然发现这块宣传牌上出现的错误。

2016-01-29 17:01:00

参与讨论

我想说

猜你喜欢

视觉焦点

推荐视频

央广网官方微信

手机央广网

点击排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807188 新闻热线:4008000088 E-mail:4008000088@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京ICP证15050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120007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介绍 | 央广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