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双方需要“诚信为本”,切勿“贪小便宜吃大亏”,只有言而有信、真诚交易才能让消费市场稳健发展。”

为了价值不到100元的12双袜子

从上海驾车奔波1000多里路程

近日

一名网店店主不惜花费血本

向“羊毛党”维权

引发网友讨论

相关话题还登上了热榜↓

两盒袜子只退回两双

网店店主遇到“羊毛党”

网店店主表示

自家网店的袜子一盒7双

一位顾客用两个地址买了两盒袜子并退货

每个盒子里面只剩下一双袜子

而这两个地址也离得很近

该店主称

她判断有人利用网络平台的漏洞买多退少

以薅羊毛的方式占小便宜

其先尝试联系对方查问原因

没想到电话另一端的人完全否认是买家

并称自己和家人都没有买过该店的袜子

另一个号码则一直无人接听

因为不想让不诚信的“薅羊毛”行为

成为一种社会风气

所以店主决定向这位买家当面讨一个说法

“我知道,到千里之外去追袜子

很多人会认为我小题大做

可能导致店铺都开不下去了

但是即便因此关闭店铺

我也要走这一趟

我想通过这件事给所有‘羊毛党’上一课”

民警进村调查

买家承认自己的行为不当

5月20日

一家人踏上了特殊的维权之路

目的地在河南开封通许县

店主到通许县的派出所报警

通过民警的调查

发现退货人的家庭地址是在另一个村子

该村村主任帮助找到了买家

——29岁的男子苏杰(化名)

在民警和村主任的询问之下

苏杰最终承认自己就是买家

并愿意退还袜子

“我对这个事情很后悔

店主和警察找到我的当天就道歉了

也写了一份保证书”

苏杰表示

他之前曾经前往外地打工

从同事处听说过一些网店

有试吃、试穿、试用之类的活动

所以就下单了

没想到遇到了较真儿的店主

苏杰称

快递收货单上所留号码

均为自己已经废弃的号码

接到店主电话的或许另有其人

买家愿意赔偿3500元

村主任表示

苏杰平时比较老实

此前没有听说过有违法行为

这件事经过协商

苏杰愿意承担店主为此次维权

造成的损失3500元

“苏杰通过微信让我代转了1000元给店主

其他的2500元也会尽快让我代转”

店主称

希望通过自己这次冲动“追袜子”的经历

告诉其他网店商家

不要纵容“羊毛党”

如果较真的商家多了,这些人自然就少了

律师:因维权所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

店家可依法索赔

北京骅之韬律师事务所王洁律师认为

“零元购”从民法角度看

属于合同履行的问题

卖家履行退款义务后

买家并未全面履行退货义务

故“卖家的维权行为”属于

要求买家履行合同解除后义务的请求

根据民法典第三编合同第八章

违约责任相应规定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

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

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

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

所以买家赔偿的3500元

应为对商家造成的损失

即维权所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等

损失赔偿额度应当相当于

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

双方可以协商,也可以提交法院诉讼解决

如果“零元购”的买家从购买时

就以“白嫖”商品为目的

其行为已经符合刑法中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

诈骗罪起刑金额为3000元

白嫖袜子尚未达到起刑金额

虽然符合构成要件

但不能作为刑事案件处理

如果有多次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

虽然单个金额达不到起刑标准

通过累加计算诈骗金额

可在达到起刑点后定罪处罚

网友热议

有网友表示要严惩“羊毛党”

“干得漂亮”

“支持更多人站出来”

还有网友表示

大家都不容易,何必互相伤害

有网友说自己退货时

会整理得和收货时一模一样

有网友分享了

自己被薅羊毛的经历

买卖双方需要“诚信为本”

切勿“贪小便宜吃大亏”

利用网络平台的漏洞买多退少

从店主身上想方设法薅羊毛

却不想最终“贪小便宜吃大亏”

还要赔付三千多元

如今,一些想“零元购”的买家

把心思打在了退换货上

由于网购距离较远

再加上商品价格低廉

许多卖家因为追责的成本过大

一般都吃下这“哑巴亏”

但这种想着不劳而获的行为

不仅违背公平交易原则

扰乱市场秩序

涉及金额较大时还会受到法律制裁

看似“精明”的占便宜方式

其实已经是在法律边缘试探

买卖双方需要“诚信为本”

切勿“贪小便宜吃大亏”

只有言而有信、真诚交易

才能让消费市场稳健发展

本期编辑:陈欣萌 黄玉玲

编辑:杨晓凡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