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订购费达千万元级别,续订条件苛刻,中国知网暂停中国科学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4月17日,中科院图书馆向媒体证实该网传消息“属实”。中国知网在回复另外一家媒体时则表示情况“不属实”。

事实到底如何,有待进一步观察,但“中科院停用知网”这一话题引起热议,背后是人们对中国知网近年来频繁涨价导致高校停用这一现象的关注。据悉,过去10年,至少有6所高校发布公告表示暂停使用知网,原因均为价格涨幅过高。

互联网的兴起重构知识传播的渠道,推动学术研究成果以电子化方式的呈现、共享。作为海量集纳学术论文的资源库,中国知网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被称为论文写作“必需品”,在学术圈可谓是无人不晓。然而,它的订购费却让不少学术机构望而生畏,即便是作为国家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的中国科学院也不能例外。

据报道,博士论文、硕士论文在知网出版,作者本人最高仅可获得100元现金以及400元面值的检索阅读卡作为稿酬。而作者的论文每在知网被下载一次,平台就会收取15元/本甚至25元/本的费用,科研机构“一年千万元”的续订费用更可谓天价。2021年,年近九旬的退休教授赵德馨状告“中国知网”侵权、获赔70万元一事,就曾引起关注。

不是不能付费,毕竟付费是对知识版权的激励,但如果利用资源优势来攫取高额利润,导致人们用不起,那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店大欺客。我们所倡导的知识经济当然不是这样的。知识经济是门好生意,但绝不能只是门生意,否则很难走得长远。

知网是否存在垄断行为,这涉及专业的法律问题,当由反垄断机构或司法机关去判定。然而,称自己为“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知网,是否该在经济效益之外履行更多社会责任?

此外,无论是落实知识产权,还是驱动创新力,多几个“知网”的存在,让合理竞争参与其中,对学术和市场都是好事。毕竟,两者的关系最终还是“合作共赢”,而非“价高者得”。否则,让人用不起,知网又能走多远呢?(央广网特约评论员 谢伟锋)

编辑:赵亚芸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
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010-56807194